Loading… 原谅我红尘颠倒_TOM时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原谅我红尘颠倒
2018-05-16 10:46 北京商报网   

 

黄扉

陈庆庆作品

这是网络最红作家慕容雪村的一本书,我偷来题目写庆庆,虽然两者隔着千山万水,但骨髓里对生命无常的那种透彻感念让我不由自主地把他们连在一起。我是很不靠谱的一个人,尤其在写评论上,瞬间的感觉会让我无穷地放大,直到固执地成为这个人或作品的论断,我一直认为陈庆庆是活过好几世活得很明白的人,她之所以成为艺术家,是因为艺术是她获得灵魂自由的惟一信道。

我只见过庆庆一次,在她田园般朴实和温馨的家里,她带着我们穿行在院子里细窄的小路上,屋檐下的几只猫冷冷地看着我们,她的背影又优雅又悲伤,从她梦幻般的装置世界中,我久久都说不出话,一直在想这是怎样一个女人。她营造的魔幻般的现实世界是不是人们灵魂安放的栖息地?她装置艺术的两个世界,棉麻编织的温暖现实和盒子小孩虚构的情景哪一个是人们躲避喧嚣和恶俗的天堂?

这个世界每个人都侥幸地活着,声音卑小,不对任何人吐露芳菲,身边沉默寡言的事物渐渐地让人着迷,我们爱它们热情耗尽后的笨拙与缓慢,岁月一点点拿走,又一点点如数奉还,庆庆就像个冷静豁达的智者,一点点把生命给她的馈赠展现给我们。她的一件件装置,一个个行为带着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逐渐地和她融为一体。

“想人间婆娑,全无着落。看万般红紫,过眼成灰。”庆庆很擅长表现人类光鲜外表之下那些不为人知的伤疤和苦难,她的描述直入人性深处,把滚滚红尘之中利来利往、得得失失、悲悲苦苦都变得很卡通,很滑稽,让人看后思后醍醐灌顶。庆庆的经历像大多数和她一样年龄的人一样,有不堪回首的狂热,有沁人肺腑的炎凉,有痛彻心扉的爱与失。可这些我们从她的作品里都看不到,她把自己完好地遁在后面,只把社会的痛别人的痛扯给你看,就像她的一个装置,小孩子躲在植物中,周围香气不散,她佯装不知世事,声色犬马中每个人在狂奔时都被马绊了一下,她像一根小小的刺,带着一丝尖刻一丝冷漠和一丝不投合妄图以刺相加,以爱相逼。偶尔暴露出自己的命门,一次次偷袭一次次变得坚强,一次次受伤一次次变得睿智。

庆庆的作品我不想多评,因为语言在真正的艺术品面前永远是多余的,我只想有一天在庆庆的宽衣大袖里找到我的家园,闻到自古而来的茶香和花味,听到青石板上叮咚的水声和琴韵,看到我身着粗布长衫的郎君乘风款款而来。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