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徐克:最可怕的是大家一样 最好玩的就是不一样_TOM时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徐克:最可怕的是大家一样 最好玩的就是不一样
2018-08-10 09:04 伊人女性网   

徐克:最可怕的是大家一样最好玩的就是不一样

暌违五年,徐克导演携新作狄仁杰系列第三部《四大天王》归来,看这部电影颇有种既老又新的复杂感觉。“老”的是《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明显出自老派电影人之手,拍摄手法和表达方式都是旧式的一板一眼,透着老派影人的诚意;而说起“新”,就是虽然导演徐克已经68岁,但是其脑洞大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东西方各种元素在片中的糅杂,让大多数年轻人也是心中叹服。

那个曾经拍摄了《青蛇》《黄飞鸿系列》《顺流逆流》等诸多经典的大导徐克,近年来早已“主攻”视效,沉迷于电影技术创新。徐克说:“在技术上我们必须按着自己的路来走,来发展科技的方向。而最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不能放弃电影关于人性和内容的部分,这两部分要共同进行。”

徐克表示,对于各种与创作有关的新的可能性,他都乐意参与。“我们这个年代最可怕的是大家一样,最好玩的地方就是不一样。”

年轻时的作品就因“剑走偏锋”而被以“老怪”形容的徐克,显然要将其怪咖之路进行下去。徐克自称是个很不严肃的人,“所以就把我的一点童心、一点顽皮、一点人生的幽默感放到电影创作里,希望人生可以过得轻松一点。”的确如此,你会发现,在接受采访时,“有趣,好玩”这些词会频频从徐克口中跳出。

我们对这个世界了解不足

徐克2000年就有了拍摄狄仁杰的想法,电影“狄仁杰”系列开始于八年前,《通天帝国》开辟“中国第一神探”,《神都龙王》开启“青春盛唐”,加上第三部《四大天王》,徐克在狄仁杰系列中创造了一个恢宏神秘诡谲的世界。

之所以青睐狄仁杰的故事,是因为对时间的未知吸引了徐克。徐克说:“我们常常看到的破案只是破一些谋杀案,可是狄仁杰带给我们的是一种发现,让我们发现周边发生了,但是之前并不知晓的事情,这里面可能就藏有很多很有趣的可能性。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程度其实很不足,科学在每个时代都告诉我们,有些东西是你不知道的。根据时代、科技、机会,他可能会发现一些我们之前看到但是不知道的事情。”

所以,在《狄仁杰》系列中,徐克找了一些存在于中华文化里面、人们会接触,但又没有感觉到它们存在的东西:“比如说《神都龙王》里,一直在讲蛊,蛊就是降头、巫术。以我自己的解读来看,蛊是一种很细的细菌,能够影响大脑中的脑细胞,从而引起身体里某些基因的改变,所以就出现了一些怪现象。比如我拿了一根头发去做一些巫术的处理,之后那个东西就会受到影响。用现代科技来看,头发是可以得到你的DNA信息的。我们就想到,可以用蛊来讲这个故事,我觉得狄仁杰好玩的地方在这里。”

徐克坚信人类很多脑细胞的功能还没有用,“这么大的大脑为什么只有一小部分在使用,这绝对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它是有原因的。为什么我们没有用到80%以上的大脑?肯定是有原因的,所有这一切留下来的不可解释的迷也是一样。我们人类需要更尊重大自然,尊重上古文明留下来的遗产。”

谈及“狄仁杰”系列的延续,徐克认为《狄仁杰》成为系列电影,必须持续三个元素:第一个是“令人耳目一新、有震撼性的奇案”,从焚尸案到神都龙王案,到这次的天王移魂案,莫不如是。第二是给观众视觉上或剧情上特别的设计,“比如反派要怎样设计?要给他们动机,以及一些令人好奇的背景。比如第二部里,反派想到在茶里下蛊,这次《四大天王》封魔族利用武则天对狄仁杰的忌惮心理去犯案。”第三则是让观众更多了解狄仁杰背后的故事,“每一部都会揭露一些和狄仁杰有关的心理状态,例如《神都龙王》介绍他怎么样遇上自己的团队,怎么成为生死兄弟。这一部是他进入仕途之后遭遇的困境。”徐克透露对狄仁杰未来发展的部分展望:“未来也会考虑慢慢放入他的感情线。而这些背景,都牵动着剧情和案情。”

有些人性的部分是不变的

重视视效,并非意味着放弃电影关于人性内容的部分,徐克表示,拍摄狄仁杰电影系列另一个打动他的是对人格以及人性的解读。徐克说:“即使在那个遥远的年代,有些人性的部分是不变的,是和我们当今的生活有联系的。其实电影不只是破案那么简单,在我们当下的环境里面,无论是在办公室也好,在学校也好,影片中的人生经验,都能延伸大家的人生体验。狄仁杰故事是要把对于权力的贪恋,对个人的生命中的弱点,对一些恐惧感,对你追求的人生目的等等拉上关系。另外,还要捕捉到历史年代的那种特别气质。唐代给人的感觉很时尚,我们现如今的思考方式,跟他们标准很不一样,也许就能给我们一个对比,唐代是这样想的,狄仁杰世界是这样想象这个事情,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又有哪些和他们相同或者不同的地方,这些都是在创作中蛮有趣的地方。”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