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蓬蒿剧场IP衍生路_TOM时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蓬蒿剧场IP衍生路
2018-11-29 19:26 北京商报网   

 

“一个牙医,用自己三个牙科诊所的收入,10年来贴补1000多万元支撑了这个剧场的运营”,提起蓬蒿大部分观众都会以这句话作为第一印象。但就在成立蓬蒿工艺基金会和持股计划都收效甚微的情况下,蓬蒿剧场于日前开启了自己的IP衍生之路——售卖文创产品,多年来蓬蒿的困境让其发展显得颇为悲壮,但也正是这10年来积累下的历史让剧场有能力转化为IP提升变现能力。

试水剧场品牌化运营

木质地板在演职人员的走动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全开放式的蓬蒿剧场办公区在周一下午六点逐渐安静下来,“正是这10年来所处的困境让我们看到了蓬蒿未来的乐观之处,未来我们希望将蓬蒿打造成为一个小剧场IP,在戏剧的外围进行有底线的盈利,这就是进行文创产品的开发”。 庄严传播策创总编辑张和鹏向北京商报记者说道。

一篇名为“蓬蒿要卖了”的稿件成为了近期剧场点击量最高的文章,也正是这篇文章打开了蓬蒿剧场的IP衍生之路。张和鹏表示,此次衍生品从内容开发到形式创新上均烙上了蓬蒿的印记,目前所售卖的文创产品只有月历一款,内容主要为“蓬蒿10年戏剧艺术·生命美学大展”中所展出的剧照、海报、台词等。

而在合作上庄严传播与蓬蒿剧场采用五五分账的模式,“月历目前还处在预售阶段,自11月14日正式线上售卖后已经售出近300本,我们也在公布月历细节的同时征集着顾客的意见,待第一批订购的顾客收到实物后根据这期间总结的意见再进行修改。目前已经有人陆续向蓬蒿发送邮件,提的意见包括戏票周边的开发以及月历中的填充内容等。”张和鹏如是说

亏损倒逼多路径求生

张和鹏与蓬蒿剧场结缘于蓬蒿剧场创始人王翔发布“我的生命邀请书”,也是希望借自身的新媒体工作类型助力蓬蒿宣传,并在与王翔素不相识的情况下入股3万元。随着对王翔以及小剧场了解的不断深入,张和鹏也发现了蓬蒿亏损背后的原因。

王翔对于小剧场非商业化的坚持将盈利二字拒之门外,被贴上“文学性、试验性”标签的剧目平均每部上演3场,最多不超过5场,仅上演1场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作为一个仅有86个座位的小剧场,在戏票全部售出的情况下蓬蒿只能收入8600元。虽然相较以往,目前蓬蒿已经逐渐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而这仍改变不了剧组成本、演员成本、场地成本节节攀升的现状,但也正是10年来的负重前行积攒下精神文化造成了蓬蒿剧场可盈利点。

王翔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目前蓬蒿的2/3营收在剧组和演员手中,剧场能分到1/3左右,在这当中蓬蒿自带咖啡厅中酒水、餐饮的盈利大概占到两成。而事实上,自蓬蒿成立的第二年起就已经没有剧组采用交付场租的形式进行演出了,因为试验性戏剧在票房上本身就无法有很大保证,所以采用票房分账的模式可以由蓬蒿来承担一定风险。

小剧场运营者王兴指出,虽然蓬蒿剧场自带的咖啡厅看起来可以成为一个盈利点,但事实上蓬蒿的剧场属性,决定了其餐饮属性的弱化,很多观众来到蓬蒿自然将咖啡厅当成了公共空间,咖啡厅更多是一个附加值,创造不了很多收益。

IP拓局前景难测

北京商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这并不是蓬蒿第一次售卖衍生产品,此前蓬蒿也制作过一批包括蓬蒿红酒、文化衫、帆布袋、微型文化书、书签以及U盘等周边,但销量一直不好,例如微型文化书甚至一个月只能卖出一两本。

在王兴看来,蓬蒿剧场此前的周边产品太过符合衍生品的规律,在标识上不够特殊,并且可复制性太强,仅在剧场内部线下售卖的方式也大大减少了商品的曝光频次,而此次之所以能将售卖情况改善也是得益于线上售卖的原因。“但文创产品的销量上升仍然需要蓬蒿剧场IP进一步的强化,只有这样才能创造更进一步的收益”。

也是在同一时间蓬蒿宣布将在一年时间内使用线上线下同步的方式开启以“保住蓬蒿”为主题的发布工作,截至目前已举办五期。提到发布会的举办形式,王翔挥了挥手,使用了戏剧人特有的表达方式说道,“我们将会用宇宙间的一切形式进行发布”。

随后王翔作出解释,未来一年发布工作将不拘泥于线上、线下、纪录片、文字,我们会以现阶段可行的一切手段将蓬蒿的IP树立起来,而这句看似洒脱却又沉重的话语也将蓬蒿新的生存之路徐徐展开。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穆慕

 

责任编辑: 3980SYN TO013

责任编辑: 3980SYN TO013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