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刚正之气 柔美之笔_TOM时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刚正之气 柔美之笔
2019-01-09 13:56 北京商报网   

李绍周是一位有四十余年军龄的专职军旅画家。长期以来,他扎根生活,坚持艺术“为人民、为战士”服务的宗旨,创作了一大批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人物画作品,以真情的画笔,抒发他对祖国、对人民、对军队真挚的炽爱之情。他严于律己,力求自己的作品“致广大尽精微”,跃动着时代的脉搏,“不与人同”,“别开生面”,极力使自己塑造的人物形象结构严谨、形象真切、笔墨精妙、色彩雅丽、动人心弦,富有人性的光彩而独具艺术魅力。

他是当代著名的人物画家,以工笔人物画享誉画坛,兼及写意人物、花鸟和山水,于诗文书法涉猎弥深,均有建树,希冀以文人画的修养来丰厚自己,使其作品更多一些中国画元素,更具有深邃的内涵和诗情,这大概是他一直以来工写并举、书画并行、诗文并茂的动因。

李绍周的画是真情的,和他的人一样。在他的艺术创作中,从不胡编乱造,而是导源于生活中所见、所感、所想。他善于在平凡的生活中去捕捉令自己感动的东西,带着真情去创作感染观众的作品。他的可贵之处,在于他并不在意古人和别人怎样画,而是勠力于自己应该怎样画,画的是自己的境,抒的是自己的情。他的艺术触角很广,有部队铁血男儿的英姿,有少数民族同胞的风情,有乡村姑娘的纯朴,有都市靓女的华丽,也不乏老人、孩童,尤其对雪域高原藏民的生存状态兴致更浓,画中常见的荷物藏女更是楚楚动人。

李绍周的画是有生命的,像他的孩子一样,都是经过精心培育灌注心血的产物。他画《界碑》中誓死捍卫国土的忠贞战士,他画《此山此树》中陕北老人对故土的深深眷念,他画《彩云》下藏族母女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他在《家事》中描绘维族二老的娓娓倾诉,他画《青稞》丰收的喜悦……李绍周的每幅画作都是生命的载体,他把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物画在蓝天下、阳光里、风雪中,他把一个个有情有意的人物绘在旷野上、树丛中、屋檐下,画家对他(她)们的生活情景和喜怒哀乐的描述既广泛又细致,大抵是放牧、锄地、收获、赶集等等,与其说是画家在不停地反映他(她)们的现状,莫如说是画家不断地借他(她)们抒写自己的情怀,隐寓着画家一种特殊的精神感受。

李绍周的画是有创造力的,不仅表现在他选材的独具慧眼,也表现在他富有诗情的立意上,他的作品幅幅都着意于情景交融、意悠境美的创造,由此带动艺术语言和形式技巧的有效更新,致使他的工笔人物画的形、线、色因素都发生了有别于前人的变化。他固定了画面视点,再现了种种特定视角下的自然生态环境,以突出主体人物的意态神韵;既在描绘上具有环境渲染与人物描写的写实特征,又在整体上把握符合现代审美意识的心灵意象,并在保持平面造型的前提下充分发挥了工笔画周密精到的长处,而力求表现物象的结构、质感都更加准确和深入,大大提高了中国式的以形写神的造型能力。他在景物写生和意境提炼、现实感受和传统语汇之间,更多地体现了对于水彩、油画和版画等平面艺术审美趣味的借鉴,又大大地丰富了画面的塑造感、构成感和色彩感,画中大面积的渲染替代了传统留白,体面感的造型替代了双勾填色,嵌入具象之内的平面构成替代了概念化程式,他特别善于整体基调的把握,其色彩统调像音乐那样富于复调的变化。

作为军人,李绍周一身正气;作为艺术家,李绍周柔情似水。他好像一名歌手,以舒缓优美的旋律,吟唱一首又一首的自然之歌、真情之歌、生命之歌。虽然没有进行曲的雄壮,也没有交响乐的高亢,但却是丝丝入扣的如诗如赋的心曲,仿佛是幽兰清且雅,散发着淡淡的馨香,余味回甘。

(作者系著名出版人、美术评论家、画家)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3997LC TO014

责任编辑: 3997LC TO014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