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环球时报专访COSMAKER(蔻诗美)创始人黄丹:为自由离开宝洁,为枷锁选择创业_TOM时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环球时报专访COSMAKER(蔻诗美)创始人黄丹:为自由离开宝洁,为枷锁选择创业
2019-01-08 16:16 TOM   

 

2018年,三名工程师起步,半年时间,打造三家国际一线标准化妆品工厂。COSMAKER(蔻诗美)创始人黄丹,在被化妆品行业称为“狼真的来了”的年份,创造了全新的“中国速度”。

在国际日化产品全面冲击中国市场的2018年,黄丹与两名同为宝洁出身的工程师毅然下海,目标锁定“天猫国际”,要么成为国际品牌的供应商,要么打造与天猫国际品牌们相抗衡的中国品牌。半年后,收购国际药企中国区核心工厂、拿下KEN’S BLUE KITCHEN(肯的蓝色厨房)中国区首单。下一步,“为中国日化品牌冲击国际市场提供技术支撑”,让更多的中国品牌成为“亚马逊国际”品牌。日前《环球时报》对COSMAKER创始人黄丹进行了独家专访,为我们展示了传奇背后,一位戴着枷锁为自由奔跑的女性。

报道全文如下:

2003年毕业,进入宝洁;用八年时间蜕变青春,成为宝洁亚太区微生物专家,开始辗转亚洲多个国家;黄丹说:“行者的路上开始放下对原来女性定义的框架;成为生命的战士变成新的人生课题。”2011年出走宝洁;那时的宝洁如日中天;为何选择辞职?黄丹说:“宝洁八年,结婚生子,人生应该被定义的已经所剩无几,能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只有那么一点对自由的向往。”在黄丹身上我看到很多力量,其中一种最强烈的力量就是对自由的不妥协。

自由是什么?在离开宝洁的第七年,黄丹与其团队于天津创办了人生的第一家现代化护肤品工厂COSMAKER(蔻诗美);我问黄丹:“创业是为了自由吗?”她说:“人,生而自由,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创业是我心甘情愿选择的枷锁。”黄丹理解的自由应该就是《自由论》中所写:自由就是可以心甘情愿的选择枷锁。

黄丹说:“COSMAKER(蔻诗美)是送给自己行者之路的一个交代,也是一份礼物。”在COSMAKER(蔻诗美)成立不到6个月的时候恰逢美国家庭主妇联盟(Nation's Homemakers Association)旗下品牌肯的蓝色厨房在中国推行市场,在众多外资化妆品生产方的角逐下,天津COSMAKER(蔻诗美)完胜。黄丹说:这是女性的创业力量,这股力量里有细致的思考和不妥协的折磨,那是一种对自我的折磨。

正源于这种折磨,黄丹与其COSMAKER(蔻诗美),在中国化妆品的产业中,迅速成长为不可或缺的一份子。2018年天津COSMAKER(蔻诗美)相继在国际发布了多项研究报告。其中涵盖《氨基酸可食用牙膏替换SLS化工牙膏》的新研究成果和《日化用品危害自然环境调研》等推动行业新发展的报告。国际日化行业的新星。众多国际媒体以这样的字眼来报道黄丹及天津COSMAKER(蔻诗美)。天津COSMAKER(蔻诗美)在短时间内成为了制造业和化妆品行业的国际新宠;黄丹及团队不断拓展新的研发技术,让中国化妆品成为世界的新力量是黄丹接下来的愿望和企业的愿景。

黄丹说:“创业的路上是在演一场只能喜剧不能悲剧的话剧;即使前路断崖,你都要笑着往下跳。”想起费兹杰罗说过:每个英雄的背后都隐藏着一段不被发现的悲剧。在全球女性力量崛起的今天,我们讨论的女性力量已经不再是单一的西套装,在男人堆里翻云覆雨的女性形象,女性在自己的文化进程中,衍生出了多种形象,她们都是女性力量的代表。黄丹作为其中一位;等待她的不只是往前走的每一步,还有后退的勇气,因为她说:“创业路上有时候退一步是疼,但结痂是为了更强大。”

责任编辑: WY TB002-BD

责任编辑: WY TB002-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