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三十余载艺术坚守阐释“郁离者何”_TOM时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三十余载艺术坚守阐释“郁离者何”
2019-08-11 16:06 北京商报网   

陈聿东

祖籍江苏靖江,1957年9月生于天津。198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师从阎丽川、金维诺、范曾诸先生研习诗词书画和艺术理论。1986年至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任教。1994年赴美国哈佛大学研修美术学,被聘为美国亚洲文化委员会博士生艺术导师。现任天津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教授、研究生导师、九三学社会员。书法绘画造诣深厚,精于史学、佛学和东方艺术的研究,在书画鉴赏方面也有丰富经验,被载入《世界人物辞海》、《中国美术家名人录》、《共和国专家成就博览》等辞书。

陈聿东先生是一位和蔼宽厚、博学多识的长者,深为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学生所尊重和爱戴。先生早年在中央美术学院师从金维诺教授专攻中国美术史,硕士毕业后又跟随范曾教授创建东方艺术系。彼时国内文艺界西学风气甚浓,乃至有“中国画已经穷途末路”的认识,是以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的设立,几乎是逆时代潮流而动,所坚持者不过是初创者及参与者对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的热爱及忠诚。

然而,世人常会过多关注引路人的光环,而忽略大多数默默无闻者的辛勤付出,一如大多人会欣赏竹子的优雅俊秀,很少人能体会地龙在落寞处的坚韧和恪守,先生长期从事美术史论和书画创作的教授与研究33年之久,对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的付出同样艰辛和刻苦,所不同的则是我们一群师兄弟对其总是有着深深的敬意和感激。

壑舟无须臾,也曾翩翩少年的陈先生已然双鬓斑驳,曾在美国哈佛大学研修的陈先生也将赋闲在家,然而以学问修养来讲,陈先生却从未停止探索前行的脚步,兴趣精力不再止于教学需要的美术史,更涉及诗歌词赋、书法绘画等诸多方面,当年上课时的旁征博引、教学相长,转为今日的闲暇游戏、翰墨怡情。虽然陈先生的书画创作从上世纪80年代初便已开始,却从未尝以专业视之,实则不专业才是中国文人画的精髓所在。倪瓒画竹,似芦似麻,从不斤斤计较于造型的像与不像、专业抑或业余,遗形似而重传神,任凭笑者自笑,不笑不足以展示倪迂的高妙之处。

陈先生画竹之神彩,即与倪迂声气相投,亦具个性特征,讲究竹叶竹枝之排列组合,以相互协调、气息平和为佳。竹以坚韧之精神展现俊秀挺拔之姿,倪迂以高妙之笔写清冷闲逸之气,先生以深厚之学识书朴实无华之意,陈先生真鲁男子也,是善学者,足以为我等后学之榜样。

我是2006年入学南开的老学生。大概因为在社会中颠沛流离了很久,心气甚是浮躁,忽然入学与一干品学兼优的学子一起读书,尤其是陈先生上课时温文尔雅、不急不徐的问学态度,更让人如沐春风,尘嚣皆忘,如此转折沉淀,自然倍觉所得之可贵。当然,唯一遗憾处是陈先生要求研究生们写字作诗,以为文化修养才是问学根基,学子当务本求道为上。是以师妹师弟们多有才华出众者,令我们这些老学生甚是羡慕。只是人生不如意者太多,还是珍惜已有的更加实在,何况虽然未曾参与诗文书画实践,但陈先生的文化学识已由他人之口入我耳,入我心,即可为我所用,则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如此劝慰自己,虽心中犹有所憾,却一直能自得其乐。

陈先生画竹,也是取“自得其乐者”为上。古人曰: 可以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现在公寓居多,则可画竹以征其意。爱竹之心,古今相同。然自文与可以来,画竹者不可计数,或清或逸,或秀或奇,或闲或思,或离或即,皆与文化精神紧密结合。陈先生之竹,当是师从梅道人及板桥先生,无论枝叶排列,气韵天成,皆自有书卷气漫溢其间。板桥道人学石涛画,曰学一半,丢一半。其实此真学者之言也。所以,且放下一切杂念,仔细品读陈先生的竹子,确实会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情绪,不需要更多地考虑喧嚣之扰,只需敞开胸怀,侧耳倾听,即有清风徐来,竹枝交嘎之声。此亦宗文炳所谓“卧游”者也。

陈先生亦善书法,所书流畅通达,直指人心,丝毫不受当前所谓艺术书法的影响;陈先生亦善诗词,其诗恪守格律,意境深邃,品调之高,当在乾嘉文人雅士之间;陈先生亦善属文,其大作等身,有《佛教文化百科》、 《佛教与雕塑艺术》、 《印度艺术简史》、 《国画艺术》、《传统书画鉴定》、《中国美术通识》、《山东隋代石窟艺术探析》、《诗心画韵-陈聿东诗文书画作品选辑》等等。

如今我们为先生举办展览,名曰“郁离者何”。郁离,既是竹子的别称,也是文明的徵兆,可谓意味深长。先生以此为题,宛若夫子操琴于寒舍,皆是有心人也。闻弦歌当知雅意,以此文祝贺先生画展成功,亦是感谢师恩如海,揖之再三。

(陈文璟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041WCHEN

责任编辑: 4041WCHEN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