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中国电影70年,风雨中的如戏影史_TOM时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中国电影70年,风雨中的如戏影史
2019-09-11 17:12 时代在线网   

[摘要]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70年来,中国电影何尝不是经历了戏剧般的变化发展。未来,中国前进的步伐不会停止,中国电影的进步亦不会停歇。

前段时间,《哪吒》的上映以及它飙升的票房和火热的口碑,频频刷屏我们社交媒体,很多人聊天时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你看《哪吒》了么?强烈安利!”。其实不只是《哪吒》,包括年初上映的《流浪地球》在内,我国电影市场开始涌现出越来越多优秀的作品。

其实,早在1905年,戏曲默片《定军山》的完成,便标志着中国电影的诞生。这部照明简陋、采用固定机位拍摄的影片,是中国内地民族电影尝试以独立形象出现的开山之作。自此,随着摄影技术的发展和年轻人对电影艺术的追求,从记录式短片《艳阳楼》《收官胜》,到国内第一部故事片《难夫难妻》的上映,电影越来越多的走进中国人的视野。

直到今天,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们再次回顾中国电影的发展历程,会发现中国电影在经历了种种风雨磨难后,已经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精神世界,并且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新中国“十七年电影”的风风雨雨

1949年到1966年之间的电影被统称为“十七年电影”。

这一时期的电影,其题材多是歌颂人民革命斗争的。如1949年上映的我国第一部长故事片《桥》,它是新中国成立后制作的第一部以工人阶级作为主人翁的影片。该影片讲述了东北某铁路工厂的工人们克服一系列困难完成抢修松花江铁桥的任务,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贡献的故事。

在此之后很短的时间内,《白毛女》《钢铁战士》《新儿女英雄传》等优秀的故事片,以及新闻纪录片《百万雄师过大江》、《红旗漫卷西风》等也纷纷上映,但是,由于此时电影创作的指导思想过分强调政治宣传作用,造成了电影题材的单一化,特别是对一些电影的批判,挫伤了部分创作人员的积极性,导致了电影产量的下降,其中《武训传》便是建国以来的第一部禁片。

《武训传》于1950年公映, 因其引起了各方激烈的争论,随后遭到批评而被列入禁片。

针对电影行业这一现象,1956年,毛泽东同志提出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并进行了多方面的改革,故事片从1951年年产10多部增加到了1957年年产40多部。

在50年代末形成了一个繁荣时期,接连拍摄了《林则徐》《青春之歌》等风格题材多样的影片。

电影《林则徐》剧照

到了60年代,电影开始步入正轨。1965年,电影创作迎来了建国后的第二个高潮。电影题材更加多样,涌现出像《红色娘子军》《小兵张嘎》《早春二月》《甲午风云》等优秀影片。与此同时,还出现了许多优秀的美术片如《大闹天宫》《小蝌蚪找妈妈》等。

《小蝌蚪找妈妈》是我国第一部水墨动画片,诞生于1961年7月,由上海美影厂摄制。

值得注意的是,在“十七年电影”期间,还诞生了我国第一部彩色戏曲片——《梁山伯与祝英台》以及第一部彩色故事片——根据鲁迅同名小说改编的《祝福》(夏衍编剧)。

由桑弧、黄沙执导得《梁山伯与祝英台》于1954年8月24日上映,先后获得了第八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音乐片奖、第九届爱丁堡国际电影节映出奖等奖项。

《祝福》在1957年第10届捷克斯洛伐克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获得特别奖,1958年又在墨西哥国际电影节获银帽奖。

从1949年到1965年,我国的电影放映单位从400多个发展到20363个,到1965年为止,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共发行了1213部长短影片,中国自己的电影工业已具备相当规模。但在1966“文化大革命”爆发后,电影界呈现出了一片百花凋零,万马齐喑的景象。

改革开放后:中国电影的复苏

1979年10月邓小平代表党中央肯定了新中国前17年的文艺路线,并且总结了经验教训,“双百”,方针重新被提出,电影生产开始复苏。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的中国电影开始走向辉煌,数量和质量都远远超过了以前,许多优秀影片都获得了国际大奖。这时电影的风格和样式变得多样起来,由于题材得到了广泛的扩展,电影艺术家们都能自由的发挥,打造自己的风格和作品。

有趣的是,在这一时期出现了“五世同堂”的局面。第二代导演中以以汤晓丹为代表,他在1979到1983年相继执导了《傲蕾一兰》《南昌起义》《廖仲恺》;同时作为第三代导演的谢晋,也执导了《啊!摇篮》《秋瑾》《高山下的花环》等。在二、三代导演逐渐退出影坛之际,第四代导演在1979年崭露头角,但仅风靡五年,便迎来了被称为中国电影“新浪潮”的第五代。以张艺谋、陈凯歌为代表的第五代导演执导的作品可以说是代表了80年代后电影的主体风格和特色。

第五代作为“文革”后首批进入电影学院导演班的创作主体,对社会底层有着真切的感触,他们的作品主观性、象征性、寓意性十分强烈。主要的代表作品有《红高粱》《秋菊打官司》《黄土地》等。

1988年拍摄的《红高粱》是张艺谋的处女作,也是第五代导演的转型之作,它是我国第一部在国际电影节上获最高奖的电影,改编自莫言的同名小说。该片在第38届西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最高奖金熊奖,这是第一部在国际A类电影节上获得最高奖的中国电影。

由陈凯歌执导的《霸王别姬》。电影于1993年上映,打破了中国内地文艺片在美国的票房纪录。这部作品是唯一一部获得戛纳电影节最高奖——金棕榈大奖的华语片。

值得注意的是,自1977年恢复生产后,我国的美术电影进入了一个繁荣的时期,直到1984年,共拍摄了一百多部影片,并且在题材内容、制作技巧等方面都取得了崭新的成果。对外开放的政策也使得中国美术电影的国际影响日益扩大。

这一时期的许多优秀美术电影如《三个和尚》《阿凡提的故事》《淘气的金丝猴》《天书奇谭》等,无疑是很多人的童年回忆。

90年代:“主旋律”与“多样化”并行

进入到90年代,电影不再像80年代那样标新立异、充满异类与叛逆,而是在政治一体化和经济的国际化、市场化的作用下体现出了“主旋律”和“多样化”的特点与流向。

90年代同时又是一个复杂的转型的年代,市场经济的逻辑影响着电影产业的发展,是否能够获得利润成为电影产业能否生存的重要因素,这也正是促进了电影工业化的发展,使得电影生产必须满足观众的需求,因此,这一时期的电影也体现出了“多样化”、“娱乐化”的特点。

1995年中国电影迎来了一个市场高峰,《阳光灿烂的日子》《长大成人》《红樱桃》等电影进一步开拓了国产电影的市场。

1995年上映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姜文导演的处女作,改编自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获得了第3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片的奖项。

对于中国电影来说,其商业性和主旋律之间的冲突一直都没有解决,因此,在90年代后期的电影中,真正具有娱乐性质的电影并不多,冯小刚的喜剧贺岁片和情节剧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具有市场消费性质的国产片,如《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大腕》等。

《甲方乙方》是冯小刚最早的贺岁片,其改编自王朔的小说《你不是一个俗人》,该片于1997年12月24日在中国大陆上映,以3000万元人民币的成绩夺得1998年中国电影票房冠军,并且确立了“贺岁档”的概念。

此外,1995年初,中美签订了关于知识产权的协议,中国第一次放宽了好莱坞电影进口的中国限额,不过仍保持着对电影的审查权。许多好莱坞电影和迪士尼动画片被引进中国,并在全国上映。例如《阿甘正传》《真实的谎言》《狮子王》等。

进入21世纪的中国电影:多方资本注入

民营企业的崛起,给电影行业带来了新的融资渠道和活力。从 2001年开始, 为了保证电影产业化顺利进行, 中国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陆续颁布了修改后的《电影管理条例》以及《电影制片发行放映经营资格准入暂行规定》《中外合作摄制电影片管理规定》等文件,为电影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更大的政策支持。这些政策基本开放了电影的制作环节,并且鼓励国有、非国有单位拍片,以及开放了电影的出口权。

2002年党的十六大之后,广电从政策上放开民营资本进入电影的发行领域,首批批准了7家民营企业可以发行国产影片。2004年,万达集团凭借自身地产和资金的优势,以及华纳兄弟的影院品牌,在天津万达广场开设了第一家影院——华纳万达影院,并且05年在获得广电总局批准后,成立万达院线,成为国内第一大院线。

在万达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房企进军电影产业,中国的电影产业进入全新的快速发展期,开启了商业大片时代,诞生了一批以《英雄》《十面埋伏》等为代表的中国大制作影片。

影片《英雄》于2002年12月14日上映,是张艺谋执导的武侠电影,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2004年度全球十大佳片第一名,提名奥斯卡金像奖和美国电影金球奖最佳外语片。

《英雄》作为内地大片的开山之作,是让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里程碑式作品。但同时,以《英雄》为代表的这类大制作影片,虽场景壮阔美丽,但其过于单薄的剧情也成为一众商业大片的致命伤。

到了2009年,国产电影数量上升到456部。电影内容的疯狂增长,加之地产资本热钱的注入,虽开启了商业大片的热潮,但也一度烂片横行,给中国电影产业带来诸多问题。戴锦华教授曾在2011年接受采访时,毫不留情的指出中国电影被钱噎住了,每年有70%的电影无法上映,资源被大量的浪费。

进入互联网时代后,包括腾讯、百度、阿里在内,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也开始进军影视行业。在地产资本和互联网资本的推动下,电影业似乎被推上了风口。

由于多方资本的注入,我国电影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但电影的制作也在这种背景下向着更高质量的方向发展,在努力贴合观众取向的同时坚持正确的引导,经过一届又一届电影人的努力,创作出了如《战狼2》《流浪地球》这样现象级的作品。

2017年上映的《战狼2》以56.8亿元雄踞国产电影历史最高票房纪录。

除此之外,说起中国电影不得不提的是国漫的崛起。前面说到中国的美术电影在文革后迎来了一个繁荣的时期,但是进入新世纪后,美术电影的发展似乎遇到了瓶颈。在很多95后、00后的童年时期,更多的是来自日本和欧美国家的动漫作品,如《变形金刚》《神龙斗士》等。

在意识到问题的存在之后,国家开启了对国产动漫的政策性支持,并且培养了一大批动漫人才。如文化部在2017年2月颁布的《文化部关于“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其中最大的亮点是提出“加快发展动漫、游戏、创意设计、网络文化等新型文化业态,支持原创动漫创作生产和宣传推广,培育民族动漫创意和品牌,持续推动手机(移动终端)动漫等标准制定和推广,扶持建设国家动漫产业综合示范园区建设等”。

基于政策的扶持以及动漫制作人的努力,我国的国产动漫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果,同时动画电影也迎来了更高质量的发展,从2015年的《大圣归来》、2016年的《大鱼海棠》再到今年的《白蛇缘起》和不久前刚冲上票房排行第二的《哪吒》,国漫一次又一次的为观众带来惊喜。

动画电影《大圣归来》
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70年来,中国电影何尝不是经历了戏剧般的变化发展,我们的国产电影在“一路飞奔”的同时也经历了诸多磨难,这70年来的经验教训,较之解放前的几十年甚至更加重要。电影事业是一种具有文化与经济双重性质的活动,中国电影事业历来为政治、经济和市场机制所决定。未来中国的前进的步伐不会停止,中国电影的进步亦不会停歇。

参考文献:

《聚焦当代中国电影发展史》章柏青,《文艺理论与批评》2007年第1期;

《中国电影年鉴》,《中国年鉴研究》2017年01期;

《中国电影史》钟大丰、舒晓鸣,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5年8月.

文/时代财经于小娟

【以上内容转自“时代周报”,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时代周报网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041WCHEN

责任编辑: 4041WCHEN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