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单曲报价最高50万 古风音乐变现之路_TOM时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单曲报价最高50万 古风音乐变现之路
2020-01-20 18:01 北京商报网   

 

10月26日,古风圈歌手贰婶举办的“三十而立”2019全国巡演来到最后一站北京站。而如今,像贰婶这样办线下演唱会的古风歌手和古风社团越来越多,从小众创作到跨界影视剧、综艺、游戏,从无人问津到单曲报价飙升到50万元,原本只是小众爱好的古风音乐,也在不断尝试着拓宽受众群。

资本频抛橄榄枝

最初的古风音乐只是兴趣的产物,无论是填词作曲还是演唱都是无偿的,但随着古风音乐发展到一定的规模,事情有了转变。

一首古风歌曲的完成至少要经历策划、词曲、演唱和混音后期四个阶段,每个部分都有不菲的报酬,古风社团汐音社社长孙天宇透露:“一般填词作曲的价格不相上下,填词的价格在2000-3000元,曲子稍贵些;编曲没有固定价格,从2000元到20万元都有;除了音乐制作的费用,歌手的唱酬另外收费,一般会高出几十倍甚至上百倍,所以平台找过来合作的话,一首古风歌曲的报价1万-50万元不等。”

最早的古风音乐可以追溯到2005年《仙剑奇侠传》等网游配乐,资深古风词作者未见钗头凤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古风音乐原本是在一些游戏配乐的基础上做填词翻唱,算是二次创作。我第一次写词是在2009年,当时看到游戏贴吧里的翻唱作品后觉得自己也可以一试,于是开始了填词之路。”

说到古风音乐市场的“骤变”,孙天宇表示,2014年对于古风音乐而言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游戏行业发展、二次元平台崛起、古风音乐原创基地5sing被接手运营,各路资本的进入为古风音乐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商业机会。“以汐音社为例,现在主要的收益依靠音乐制作和版权,以前为爱发电的时候每年大约只能出十几首歌,但现在一年可以达到上百首。”孙天宇如是说。

争议中快速发展

随着古风音乐从二次元走向大众,并与三次元歌手争夺市场,争议声随之而来。

古风音乐重形式押韵而忽略内容的现象频频出现,一些创作者为了追求豪迈或唯美的意境经常会使用一些固定字词或句式。据南大新传数据显示,古风歌曲中,岁月、一生与江湖等是高频词汇,回首、回忆、相思与思念多为情感基调,3月与江南分别是词频最高的月份与地理名词,在古文意象中时常与3月“捆绑销售”的桃花是最受欢迎的植物。

2016年,古风歌手冥月参加《超级女声》海选引起对古风音乐的讨论,评委梁欢发微博直言:“古风圈最大的问题是编曲的普遍低劣和初级,有的编曲人会直言不接古风编曲(怕掉价)。” 同时,因为大多数古风歌手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唱功常常遭人诟病,古风歌手董真曾参加过《中国好声音》和《快乐女声》,但分别止步于海选和地区晋级赛。

在未见钗头凤看来,“当我们用现代的语法去仿古,语法和用法之间有很多交叉,所以出现问题是很正常的,但投射在古风圈里的时候,需要考虑是有意识的追求,还是能力不足导致的”。

如今古风音乐圈频频出现“人为破圈”现象,在资深古风音乐爱好者宋杨看来,“无论二次元还是三次元,都是相对独立存在的,甚至在某些时候还会有‘排它’的现象出现,但随着资本的不断进入,个别不懂这个市场的人也开始进来搅局,使得在古风音乐的演唱会现场,甚至会看到来自三次元的演出嘉宾。任何一种产物发展都应该以尊重它的客观属性为前提,不然只会本末倒置”。

在小众与大众间谋平衡

积累了三四年的翻唱经验后,慕临潇也准备做自己的第一首原创古风歌曲,“随着古风音乐的破圈,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了解并喜欢上古风音乐,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是小众文化的成功输出。但有个现实问题是,如今仍有许多多年爱好古风音乐制作人仍处在一个默默无闻的状态之中”。

古风音乐的商业化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有人选择顺应市场、牵手资本,有人则坚持理想、自掏腰包,未见钗头凤认为:“商业化说明古风圈逐渐被大众所肯定,为了更好地发展,无论是创作的、唱的人,还是听的人,都应该用更加开放的心态去接受如今的古风音乐。”

孙天宇表示,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古风音乐后,为了适应大众的口味,它也会自然而然地进入到一个被泛化的过程,很难维持原来的状态,为了找到一种平衡,让大众消费者和小众爱好者都喜欢,作为创作者应该不断尝试去学着改变。

除此之外,在从业者看来,以前古风音乐凭借兴趣和三分钟热度“产粮”,但随着纠纷的不断增多以及古风音乐变现力的快速增长,大多数从业者都应该尽快提升版权意识。

“不只是古风音乐,其他小众文化最初可能也不具备商业价值,所以没有意识保护和经营版权,当它的商业价值被引爆,逐渐成为大众消费人群所接受的内容,版权就显得非常重要了。因此,在小众文化走向大众的过程中,不仅需要加强对版权的认知以及版权商业化的合理使用,还需要注意提升商业操作的规范程度。”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实习记者 杨雅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zhangyuqing

责任编辑: zhangyuqing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