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设圈、娃圈、谷圈,00后的圈子到底有多烧钱?_TOM时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设圈、娃圈、谷圈,00后的圈子到底有多烧钱?

2021-04-20 16:39 ELLE MEN睿士中文网   

最近一则“13岁女孩花费70万购买人设画稿”的新闻登上热搜,猎奇的营销号、圈子里的画手和玩家、甚至各路网友的热烈讨论和争吵让“设圈”以及其中的未成年人大额消费成为了焦点。

这是设圈第一次大范围曝光在大众的视野里,“烧钱”也成为了它最大的标签。事实上,在烧钱这个问题上,设圈并非是唯一一个让年轻人为之疯狂的圈子。娃圈、谷圈、小卡圈,这些你听过或者没听过的圈子正在悄悄掏空年轻人的钱包。

当你对“花钱买人设”这件事还停留在一块钱从画手那里买个QQ头像的认知阶段时,在二次元资深玩家们的“设圈”中,一幅原创画稿早就拍卖到了几万甚至几十万元。虽说二次元人设养成算是亚文化群体中的小众爱好,但是在巨大的人口基数下,这个圈子其实早就蓬勃发展了十余年,已经形成了圈子内部不成文的规则与默契。

玩家构想出一个虚拟的人设,随后围绕着这个人设形象为其设定各种性格、背景、故事,看着这个自己幻想出的小人慢慢长大,这在设圈内被称为“养孩子”。但是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绘画功底,所以大多数玩家会选择出钱请画手落笔实现自己的设定。“孩子”可以是完全由自己原创的 OC (Original Character),也有画手画好基本人物形象在玩家购买后再自行丰富人设的“设子”。随着画手人气增长,以及圈子内各路“金主”涌入,约稿价格水涨船高,也出现了多个玩家“拼团”共养一个孩子的模式。孩子出生后,玩家还可以通过继续约稿制作人物卡牌、毛绒娃娃、黏土或 BJD 周边等丰富人设形象,甚至可以约写手写文扩充背景故事和人物成长。

人物设定稿是创造属于自己的人设小世界的第一步,通常由画手自行定价接单。对于设圈中人气高、并且不常接稿的画手而言,由于一稿难求,价格通常由买家提出后画手再决定是否接单。13岁女孩购买的这幅价值7万元的人设稿的画手就是这样一位“设圈太太”,据画手过往的微博称,她的稿件达到四位数的价格是正常水平,上万的也很常见。

无论圈子外的人怎么看,玩家觉得一张人设图就是值这个价钱,那小圈子内大家你情我愿的合法交易行为也无可厚非。不过由于缺乏正规的交易流程监管,除了在相关 app 上挑选下单外,大部分订单还是以玩家与画手的口头约定完成。数额高昂的订单没有合同约束,通过直接转账进行的交易也从未进行纳税,卖家也很难分辨买家身份——在这次的事件后续中,画手就表示她曾多次与买家确认对方已经成年。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完成的约稿,画手主导定价的默认交易规则,让这个亚文化小圈子里曾出现过一套三张人设图拍卖到32万元的天价记录。

这场纷争最后以画手退款6万元收尾,后续关于13岁玩家种种过往行为及画稿去向的传闻从网络热议话题中退出,回到了小圈子的范围里。这样烧钱的亚文化小众爱好,绝对不止二次元人设养成一种。

说到烧钱,谷圈大概是不能不提的一个圈子。如果在街上看到背着挂满徽章的痛包和滑过闲鱼上出售的吧唧托时略感迷惑,那可能是属于00后的时代已经抛弃了你。日语里的“痛包”(「痛バッグ」)是指挂满徽章和玩偶“看起来让人感到奇怪和夸张的包”。官方贩售的痛包通常会比普通挎包或帆布包多一层透明的外层区域,以便于动漫爱好者将喜欢的二次元周边产品按自己的喜好排列展示。

痛包文化也逐渐与设圈、娃圈都产生了交集,这块可以随时背在身上的展示区,也被玩家们填充进自己养的娃和偶像的周边。痛包逐渐在国内流行开后,在日本被称为 goods 被音译为谷子,谷圈也由此发展出了一整套圈外人完全看不懂的“黑话”。

虽然痛包可以包罗万象,但谷圈内的主流玩家还是由动漫爱好者构成。徽章(吧唧)、亚克力立牌、挂饰、黏土手办、毛绒玩偶……谷圈玩家收藏的周边,和小时候在学校旁边小卖店买的可完全不一样。因为并不确定人物的人气和市场表现,日本相关公司推出动漫衍生品时,会有近一半的产品以盲盒的形式发售。要想买到自己喜欢的角色,要么一直抽盲盒碰运气,要么就花大价钱和同好拼团“端盒”后再进行内部配置。

在谷圈内部的置换交易规则里,甚至衍生出和买爱马仕类似的流程——要想优先获得人气角色的购买权,就要固定配售一批冷门角色周边。而要想拥有一个别满吧唧的痛包,可能比买一个LV还贵。按热门角色徽章价格在5000日元到1万日元之间来算,贴满一个包约需要四十个左右的徽章,折合人民币可能要花费1.2-2.5万元。

为了小众爱好豪掷千金的当然不止老二次元们,有时在公园郊外或网红打卡地看到有人拿着娃娃换装拍照,也许就是BJD娃圈玩家在丰富自己昂贵“孩子”的日常经历。“娃圈”的花费远超圈外人的想象。普通版本的娃娃基本要千元起步,高端的娃娃甚至可以卖到 22 万一个。

初始购买裸娃后,后期维护“养娃”更是巨大的开销。由于娃娃的材质特殊,每半年要对妆面进行维护,一次专业维护改妆需要几百至上千元不等;娃娃的眼球能够更换,一对自然逼真的眼球可以要价到几千甚至上万元;而娃娃们换装需要的衣服鞋子和其他配饰,几乎可以媲美奢侈品牌的定价,一套上万十分正常;有心的玩家甚至会为娃娃购置家具、“娃屋”等,一点也不比养个活的真孩子便宜。圈子内高端玩家为一个娃氪金几十万不足为奇,而玩家们往往都不满足于只拥有一个娃娃。

娃圈玩家带着娃出门逛街、拍照,回家修图、与同好分享,也会举办圈子内的聚会。玩家们带着娃参加“茶话会”时往往会看到更多别人展示的限量版娃娃、昂贵的妆容和衣服,这也让很多玩家在圈子里待得越久,越想要追求那些高价的稀有限量版娃娃。

如果说二次元周边手办、偶像追星的狂热让人忍不住花钱还可以理解为精神寄托,而娃娃、手办等类型的实物收藏也算买回了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还有一些小众爱好已经走向大众无法理解的高深境界。2020年,一张皮卡丘卡牌已经拍卖出了19.5万美元的天价。

皮卡丘,认识;卡牌,懂;但皮卡丘卡牌是什么?这大概是每一个圈子外的人都会有的疑惑。神奇宝贝在打开智能手机就能被捕捉到前,曾经生活在动画片、单机游戏、和卡牌中。宝可梦卡牌游戏类似现在的桌游,玩家可以用手中的宝可梦牌进行对战,但是要想拥有更多的宝可梦,就要靠购买盲袋性质的扩展包才能获得。

稀有的宝可梦在 ebay 等二手交易网站上能够卖出几百至几千美金。如果打开 google 搜索 pokemon card auction,会自动跳出USA、Australia、Canada 等常用检索关键词——这个抽卡游戏直到今天,依旧在全世界的范围内被一小撮人狂热追捧着。去年拍卖出的皮卡丘卡牌就是官方授权发行的卡牌之一,记录显示同样的卡牌一共发行过39张,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拥有这张卡牌的人不超过10个。但是由于它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举办的宝可梦插画大奖的奖品,在游戏规则中这张卡牌并不能用来对战。花一百五十多万人民币买一张不能玩的牌,大概这就是爱吧。

告别宝可梦的卡牌时代,走向赛博的21世纪,就会发现皮卡丘依旧在等着收割你。大神级的越南工作室 S-craft 出品的精灵宝可梦系列树脂键帽,去年年初开团的预售截止后,发货还没开始,二手市场上已经开始溢价出售,人气高一些的单颗键帽已经冲上了800。据其官网显示,截止今天这批预售仍未完成全部订单的发货。也就是说,2020年初参团购买的键帽,有人虽然现在还没有收到,但是价格已经翻倍了,真是玩键帽玩出了炒期货般的体验。

更换键帽,在对键盘没有那么痴迷的人眼里看来似乎多此一举。机械键盘的手感好坏在于机械轴,而不同材质和色彩的键帽,不仅提升了键盘的外观,还会影响键盘的长期使用体验。镶嵌有各种小零件或绘制了不同图案的叫作定制键帽,由于均由手工单个制作,工艺复杂又耗时极长,制造商往往不会批量生产囤货,而是先出图预售,按照世界各地玩家的下单量进行制作。

除了手工的个性化键帽,玩家们对大厂相对可以实现量产的客制化键帽也十分追捧。不玩键盘的人眼中的“塑料按键”其实大有讲究,键圈对ABS、PBT、POM、钛合金、树脂、胡桃木等材质分得门清,字符雕刻工艺也以不会产生凸起感和随着时间磨损的热升华或二色成型为上乘。即使不用完全手工一个个地进行制作,客制化键帽也因需要以一模一出、一模两出的速度完成,价格也并不便宜。去年键圈社区 KOL Nathan Kim受电竞明星 Tfue 委托,选用键帽制造大厂GMK的一套靛蓝色“前锋”键帽,组装了一把约合人民币2.3万元的客制化机械键盘。相比较其他小众圈子,键帽组装好起码具有实用价值,这也让玩家们多了一个疯狂烧钱的理由。

设圈、娃圈、兽圈、谷圈,不管是哪一个圈子,频频出现的天价单品新闻已经让很多人将这些年轻人爱混的圈子和烧钱这两个字联系在了一起。那么,现在的年轻人们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在这些爱好上投入大量的金钱呢?

有意思的是,尽管这些圈子在大众看来都十分烧钱,但从准入门槛来说,不管是设圈还是娃圈,都不算高。一个普通的棉花娃娃正常售价100多元,BJD娃娃很多价格也不超过1000元;设圈普通画师的作品价格不过在几十到几百元之间,价格上千的已经算是中等级别画师。

不高的单价吸引大量年轻人走进这个圈子,另一方面,也让他们“上瘾”而不自知。以娃圈为例,一个娃娃的单价可能不高,但很多资深娃圈玩家在不知不觉中就会囤下几十只娃娃。再加上后续养娃的各类消费,自然就让这个圈子被打上了“烧钱”的标签。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转笔圈,市面上一支转笔售价在20-1000元不等,听起来并非十分天价,但在转笔吧上时常能看到收藏了上千支转笔的吧友。

圈内默认的鄙视链则是这些圈子让年轻人愿意疯狂花钱的另一原因。不管是汉服圈、JK制服圈还是娃圈、谷圈,圈子里都存在等级分明的鄙视链,其中尤其以正版鄙视盗版最盛。在汉服圈,来自曹县的平价汉服以及没有经过考证的汉服是圈内的众矢之的;如果你穿着山寨盗版汉服出街,被拍到的话则有可能被挂在各种树洞、Bot等微博吐槽号上。

在娃圈,除了盗版娃娃几乎不受任何改妆师待见以外,还存在着稀有绝版娃娃更值钱的现象。特别是在一些线下聚会里,娃圈太太们一个接一个地展示自己收藏的限量版娃娃、昂贵的妆容和配饰,手里只有非限量版娃娃的普通玩家则几乎没有说话的机会。

更有意思的是,不同圈子之间甚至也存在着鄙视链。据“深燃”报道,一位资深谷圈玩家透露,现在谷圈、手办圈、潮玩圈还存在着鄙视链,“潮玩制作精细程度和手办没法比,在最底层。你别看一个手办价格动辄上千,其实一个人就买那么几个,谷圈才是最烧钱的,要拼团、代购、扫货,在鄙视链最顶层。”

鄙视链的存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圈子内部的攀比现象,这在这些烧钱的小圈子里十分常见。接受“深燃”采访时,一位设圈资深玩家表示,圈子里存在部分卖家有诱导消费行为。“在一个群里,有一位群友消费比较高,就可以获得群主给的专属头衔,想要约稿也有可能最优先考虑她,类似于实体店里的VIP。”

如果说烧钱是这些小圈子给大众的一个普遍印象,那么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显然还存在着更为隐秘的忧患。很多设圈玩家都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相当不规范的市场:在国内,拍卖设定的主要平台是QQ群。这也导致买卖双方权利界限模糊,出现问题时,很难有公开规范的维权渠道。在“深燃”的采访中,一位圈内人士表示,在QQ群里进行拍卖极其容易催生攀比竞争的情绪,“圈内因为旁人起哄而加价的情况,频繁发生。”

缺少规范管理的拍卖平台也使得未成年人一掷千金的现象频频在这些小众圈子里发生,归根结底大概还是因为卖家很难通过简短的聊天记录来核实买主的年龄。年轻人的圈子文化关乎钱、关乎利益,但从本质来说,还是关乎人与人在社群之间的互动。或许大众在被这些小圈子里烧钱现象震惊的同时,也是时候想一想如何才能在这些圈子里建立起更良好的规范与秩序了。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