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全球年收入过亿的美妆博主里,李佳琦排第几?_TOM时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全球年收入过亿的美妆博主里,李佳琦排第几?

2021-04-23 19:40 ELLE MEN睿士中文网   

前段时间我们为你介绍了全世界最会赚钱和炫富的美妆博主J姐,放眼全球,美妆博主跻身高收入人群早已不是新闻,越来越多人试图挤进这个遍地流金的行业分一杯羹,期待自己成为下一个美妆圈爆红的神话。

上一个美妆圈的神话还是“口红一哥”李佳琦,他也被公认是国内最会赚钱的美妆网红,如果把他放在世界范围内,和美国的“美妆界一姐”J姐等美妆网红去PK一番,结果会是如何?

前不久,英国美容产品比价网站 Cosmetify 推出了一份“2021年美妆网红富豪榜”,统计了那些全球知名的美妆网红们在社交媒体渠道可以赚到多少钱。

(防杠提示:这份榜单的算法基础来源于营销平台的大数据,且只预估了博主们从社交平台每条内容能获得的收入,不包括广告代言、活动出场费、旗下美妆品牌销售收入等,所以博主们的真实收入应该要比榜单上的数字更多。)

根据这份榜单,目前全球收入最高的美妆博主是Huda Kattan,年收入约为2.5亿美金。这位博主也曾以5.1亿美金净资产荣登《福布斯》发布的2020年美国白手起家女性榜单,排名第47位。

伊拉克裔的Huda早年生活在迪拜,曾在美妆品牌露华浓担任过化妆师。十年前,她在朋友的建议下开始经营自己的美妆博客“Huda Beauty”,分享化妆教程和技巧,后来又建立了同名化妆品品牌和美妆帝国。

“Huda Beauty”在不少评测榜单中都被列为全球最受欢迎的美妆品牌之一。

从榜单来看,要进入Top10,年收入门槛大约是150万美金(约1000万人民币),要冲入前五,则要再翻好几倍,达2000万美金以上(约1.3亿人民币),比如这几年话题度最高的美国美妆界一姐J姐,年收入保守估计约有2100万美元。

他被媒体誉为世界上最优秀的化妆师,同时也是曝光度极高的美妆博主,在YouTube上有1650万粉丝,还把自己热爱的美妆办成了一个商业帝国。早在2017年,J姐就在媒体的采访中爆出自己那时已经有了1.7亿美元的资产。

如今作为世界上最会赚钱的美妆博主之一,J姐不仅在加州买了套千万美金的豪宅,家里摆满了只穿过一次的奢侈品,还有一面摆满了爱马仕铂金包的壁橱,以及停了十几辆复古款豪车的车库。

当然,还有许多这份榜单没有算进去的美妆圈网红,比如金小妹Kylie Jenner、歌手蕾哈娜等等。不过比起纯粹的美妆网红,她们的收入来源更为复杂和多元,美妆只是她们高额收入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已。

不过我们发现,这份榜单主要的评选范围是Youtube、Instagram和TikTok等社交平台上的美妆网红,却忽略了来自东方的神秘美妆力量。由此,我们不禁产生了一个疑问,如果把我国的美妆圈顶流李佳琦也算进去,他能在其中排第几?

关于李佳琦的真实收入,始终没有确切的公开数据,但是坊间却从未停止过对这个神秘金额的猜测。

去年曾有网友传言李佳琦在上海花1.3亿购买复式豪宅,虽然后来被李佳琦的助理辟谣,但是人们谈论起这个谣言仍然津津有味,足见人们对于李佳琦神秘财富的想象。

2019年,广告圈自媒体账号“广告狂人”爆料李佳琦的抖音单条广告刊例价达到95万——这个数字在一年后涨到了120万。36氪则援引一位广告公司员工的数据称,李佳琦的全案报价达到150万,而且还在逐月上涨,“包括一条淘宝直播讲解、一条抖音短视频、一条小红书短视频和一条微博,佣金另算。”

尽管这个数字令人咋舌,但李佳琦的收入大头并不来源于此,而是他的老本行,直播带货。

李佳琦的带货收入主要分成两部分:“坑位费”和“返佣”。

付了“坑位费”,品牌才能在李佳琦直播间占坑,产品才能出现在直播中。2017年初,默默无闻的小网红李佳琦坑位费只有3000元左右,如今翻了十倍,根据品类不同,李佳琦直播间的坑位费至少也要5万,碰到双十一这类大活动,坑位费可以涨到15万一个。

而“返佣”则可以理解为销售分成——李佳琦每卖出去一件产品,其中有一定比例的销售额就要直接分给他。李佳琦的返佣比例大约在20%-40%之间。

除此之外,李佳琦还和一些品牌达成更深度的合作,比如从“小透明”品牌跃升国货美妆TOP品牌的花西子。花西子这个品牌说是靠李佳琦一手捧红的也不夸张,根据财经账号“盒饭财经”的报道,花西子和李佳琦签了年度框架协议,同时李佳琦从花西子拿到的利润分成远远高于普通美妆品牌(一有说法是从李佳琦直播间卖出去的每一件花西子产品利润都归他),行内甚至流传着“花西子在给李佳琦打工”的说法。

了解了李佳琦带货收入的大概结构,你只要看一下今晚李佳琦直播间上了几件商品、卖了多少销量,也可以大致计算出今晚李佳琦的直播间收入。

有自媒体账号根据李佳琦平日直播一场的销量,估算其一场直播的收入是766万,一年可以靠直播收入30亿。

去年双十一预售夜,李佳琦的成交额为33亿,有网友也根据上述方法算出李佳琦当晚的直播收入达6亿-8亿。

不过,李佳琦本人能够拿到手的,真的有大众想象得那么夸张吗?

首先李佳琦直播间的退款概率在20%-30%,所以口播销量并非最终真实销量。

同时,最终直播收入中有三四成要支付给淘宝平台抽成,剩下的钱还有相当一部分需要交给李佳琦签约的机构(毕竟一场李佳琦直播,养着几百人的幕后团队)。这样七扣八扣下来,真正到李佳琦手里的数字已经没有最初那么夸张,当然了,还需要缴税。

李佳琦本人对于自己的收入并非完全守口如瓶。2019年5月,他向媒体表示自己月收入达到了6位数;到2019年底,他又向另一家媒体称自己的月收入已经达到了7位数。

2020年初,根据大数据交易平台数据宝统计显示,李佳琦年入近2亿。不过这份数据并未言明计算方法,可信度有待考证。另一条对此可作隐形佐证的新闻是,去年,李佳琦作为特殊人才引进落户上海,就被认为是由于其高额收入可以为当地财政缴纳高额税款。

即便是按照李佳琦本人口中的月薪增长速度来估算,如今他年薪上亿也几乎已经是肯定的。而这也就意味着,仅从年收入来看,李佳琦在全球美妆博主垂直领域里也基本上可以挤进前五。

去年,福布斯发布了《2020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在100位上榜明星中,李佳琦排名第20位,甚至高过了蔡徐坤(第31位)、杨超越(第80位)等炙手可热的流量明星。

从彩妆柜台月薪几千的柜哥,到年收入过亿的淘宝主播一哥,再到受到福布斯榜单认可的中国名人,李佳琦被视为这个时代草根逆袭的最佳代表,这种逆袭既是金钱层面上的,又是阶级层面上的。

同样是美国美妆圈顶流,J姐的故事也充满坎坷。最早J姐选择走音乐路线,也出过单曲和专辑,后来因为经纪人入狱,J姐的音乐梦想也就此终结。最惨的时候,J姐的积蓄只有几百美元。

不过她凭借仅有的积蓄,实现了逆风翻盘。她把积蓄全部投入生产美妆产品,并在自己的YouTube进行推广,并且凭借极其风格化的妆容,和十分drama的人设,迅速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美妆博主。

从素人到顶流,美妆圈可能是年轻人能够最快实现阶级跃迁的圈子。

如今在微博拥有560万粉丝的博主“MK凉凉”,原名雷韵祺,在成为美妆博主前只是一个月入几千的新媒体小编,虽然只接触化妆半年,却还是抓住内容红利开了个美妆公众号,从此走上迈向顶级网红的道路。

虽然如李佳琦这样拥有美妆行业从业背景会更吃香,但像雷韵祺这样此前没有太多行业积累的人跨界到美妆行业的成功故事,在这个圈子里也并不少见。

正是因为门槛如此低,收入可观,“美妆博主”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梦想中的职业。

据Statista数据显示, 2017年一年的时间,YouTube上就上传了约880亿个和美妆相关的内容, 该数据远高于2016年的550亿,油管用户每月对于美妆相关话题量的浏览量也达到了7亿,美妆行业的现价值为5320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将增长到8050亿美元。

近年来就连《福布斯》和《时代》每年的评选也将“美妆博主”纳入其中,推出“年度十大美妆博主”等榜单,许多美妆届的网红大佬们也纷纷上榜。

据“Daily YouTube Tutorial Consumption vs. Branded Video Search” 统计显示,在Youtube美妆版块,美妆品牌官方视频的观看量只占总数的3%,而其余的97%都来自个人美妆博主视频,因此越来越多的美妆品牌也开始和美妆博主们合作。美妆博主从冷门职业晋升最吸金的职业,再合理不过。

不过相比起前几年野蛮生长的环境,在越来越多人涌入美妆行业的今天,这个圈子面临着更为激烈与残酷的竞争。

在这个赛道上,前有范冰冰等明星的加入,后有00后博主在小红书和B站上崛起,相比于这一代美妆博主,前者更具话题度和知名度,后者则更具个性,他们打造的美妆妆面更具想象力,天马行空。

没错,“个性”已经成为美妆博主破圈的最关键特质。

在几年前,美妆博主的视频强调实用性,往往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脚本设计和人设展现——但是现在,只会化妆显然已经远远不够了。无论是国外的J姐、Nikkie de Jager,还是国内的李佳琦、董子初、深夜徐老师,除了他们本身的美妆技巧,他们与众不同的人设也是使他们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关键。

美妆圈看似入行门槛低,实则要往上攀升却并不容易。

根据文娱类自媒体“娱乐硬糖”的分析,越来越多美妆博主正在转型成时尚博主,因为在国内要做出与众不同的美妆内容实在太难了。

一位美妆博主在“娱乐硬糖”的采访中提到,“你没办法对抗基因。亚洲人的脸大多一样,所以产出的内容性质都差不多。脸胖,你就修容;鼻塌,你就刷高光;眼小,你就画卧蚕。”

与此同时,国内美妆博主的赚钱方法也和国外博主有着本质的区别。正如我们在开头榜单中提到的,Youtube等内容平台是国外美妆博主重要的收入来源,这收入不取决于品牌推广,而是Youtube根据播放量而给到的广告提成。只要内容够好,点击量够高,哪怕不接产品推广,也能得到不少的报酬。

但是放在中国,美妆博主的收入高度依赖带货,无论是在社交媒体帮品牌发软广,还是做直播卖货,博主最终需要从品牌那里赚钱,因此,和国外美妆博主敢于直接吐槽品牌不同,中国美妆博主对于金主大多不敢发表负面言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国内美妆博主的信任危机——在看他们发布的测评中,你很难不去猜测,有多少是品牌推广成分,有多少出自真心推荐。

建立自有品牌,成为博主们的另一种变现方式。尤其是在工业化程度极高的美妆行业里,美妆博主建立一个品牌,可以将全部流程都外包给代工厂,自己不用出什么力气,只要出脸就行。

这样的操作看似便利,实则只是将美妆网红们的名气进行一次性变现,最终会对博主本身进行反噬。

J姐的走红,有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在推特上发文公开说Kylie Jenner旗下的美妆产品Kylie Cosmetics简直是一个“笑话”,定价过高,质量却不过关。

2016年时,Kylie发布自家唇釉,J姐亲自上阵曝光产品质量有问题,粉丝突袭金小妹品牌的社交媒体账户和客服,要求更换产品,最终逼到金小妹发声明道歉。

这其中自然有蹭Kylie人气的成分在,但是Kylie Cosmetics近年来复购率的直线下降,以及网络上越来越多的差评,或许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做美妆博主门槛低,但是要生产粉丝直接涂上脸的美妆产品,却并不像做打版服装那么简单。

相比其他行业,成为美妆博主或许仍然是通往名利的一条捷径,只是这条捷径上已经挤满了太多人。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