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见衣如面,男装设计师的家长什么样子?_TOM时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见衣如面,男装设计师的家长什么样子?

2021-04-27 09:04 ELLE MEN睿士中文网   

用一个星期工作,其余时间生活。进入40岁后的Seven,将原本捆绑的日子疏解,在广州和上海两地开始了“任性”的双城生活,慢慢还原理想的80年代

The Owner|家的主人

认识时装设计师Seven,本应该从他的原创时装品牌MIXSEVEN开始:

MIXSEVEN的时装大片,以及Seven为品牌拍摄设计的moodboard。

微喇牛仔裤、修身皮质西装外套……那些来自80、90年代的复古元素被杂糅进了他个人化的审美世界里,附着上跳脱常规情绪的色彩和质感,便有了他一直探寻的MIX意趣味道。

但大概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被更多人所熟知却是因为去年9月搬迁上海,为记录新家的变化,他时不时将自己在上海的生活分享到社交媒体,仅仅几个月的时间,40条并不多的笔记让他成了一个被1.5万个粉丝天天催更的生活方式博主。

“金司林公寓”建于1935年,建筑沿袭了英国乔治三世时期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细看立面仍有精致的石雕装饰,入楼早年的Art Deco装饰风格则将时光深深驻留。

从决定搬来上海生活,到最终安家落脚,Seven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租下这套位于安亭路“金司林公寓”里的宅子,如同一个命中注定的选择。

“当时一进入房子就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原先定的预算也没再考虑”,更何况房间的门牌号也是“7”。

刚搬到新家时,这里几乎空无一物,一张床垫便是所有。Seven并不着急填满,就这样走走看看,慢慢添置。

如今,往返广州、上海的双城生活已经变成了Seven新的常态:每个月只用一周的时间在广州工作,余下的日子回到上海观察自我,阅读、冥想、扫街……Seven用一种诗人的姿态,慢慢找回曾经丢失的生活细节。

宅子在Seven入住前便已经历了重新的翻修,但好在房东没有一味追求现代化,整体保留下了与老洋房气质相当的石膏装饰线、雕塑门廊、拼花木地板以及老式吊灯,无不让Seven为之怦然心动。

宅子在Seven入住前便已经历了重新的翻修,但好在房东没有一味追求现代化,整体保留下了与老洋房气质相当的石膏装饰线、雕塑门廊、拼花木地板以及老式吊灯,无不让Seven为之怦然心动。

photo credit to 宇华

Seven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简单地装饰,即便这是一套租期只有一年的房子。从未有过家装经验的他,找来了设计师Stefny为这个空间设计软装搭配,除了喜欢老物件,他给到的唯一需求就是“不要那些网红款”。

柳桉木边柜是来自1930年代的民国老上海家具,木雕、陶罐则都是Seven从旧货市场淘来的老物件。

慢慢地,从一开始听取Stefny的搭配意见,到翻阅国内外的设计案例,Seven渐渐确立起了自己的装饰偏好,逛中古家具店、跑二手旧货市场都成了此后他最爱做的事情之一,而那些淘来的老物件日益充盈着这个家,自然散落,仿佛是这人、这屋都早是相伴多年的旧友。

餐厅里的大理石壁炉是空间里少见的“新”家具,这个提议原本并不被看好,却是Seven最为坚持的“植入”,是他关于仪式感的终极想象。在Seven的心中,火光总能营造出难以名状的氛围感,可以释放出一种积极的信号,于是,这里往往是他开启新一天的位置,再点上一支香氛蜡烛,便是无声的宣告。

厨房也是Seven的高频使用场所,相比外食或外卖,他更喜欢购买新鲜的食材自己做饭,即便只有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

疫情之后,Seven开始为自己制定更加规律、健康且科学的作息安排,每天早上6点起床,利用三小时的黄金时间完成喝咖啡、冥想、运动、阅读、梳理计划等事物,为了提高效率,早上也是他的断网时间,“减少碎片化精力的消耗才更有助于注意力的集中。”

柚木书桌为1960年代产的丹麦家具。

Seven在定义MIXSEVEN时,总是逃不开三个词——复古、趣味、非线性。这几个特性不仅仅在他的服装设计中凸显,也是他生活的一种直观反馈。复古便不必说了,趣味则是他一贯打破常规的搭配方式,就如他的着装一样,这个空间里总能看到一些让人惊喜的点睛之笔。

飓风休闲椅由美国家具设计师Vladimir Kagan所设计。

瓷砖拼接的茶几为英国产的中古家具。

譬如倚在窗边,产自80年代的紫色飓风休闲椅就是Seven的心头好,这张将飓风捉摸不定的状态凝固成形的单人沙发让整个空间的氛围都活脱了起来,和空间中大比例的非洲雕像、老式木质家具形成强烈的对比。Seven不太拘泥于特定的年代和风格,在满足个人审美需求的同时,玩乐的心态一直都在。

放置在起居室的落地全身镜也和Seven的镜头一起记录下这个家以及他自己每天的变化。

在Seven的家中,凡是高频使用的物件,从来就不会只有一个,爱收杯、盘、花瓶不足为奇,但他还热衷在家中的不同角落里都摆上闹钟以及会时刻滴答作响的计时器,“滴答声可以提醒你时间的流逝,其实主要是为了防止看书、喝咖啡的时间过了头”。

Seven已经坚持记手账1年多的时间,厚厚的手账本上是他自我觉知的云图。

正式跨过40岁的门槛后,Seven对时间的感知也有了更深层的认识,“40岁之前总是追着时间跑,但40岁之后会意识到时间在越来越少,‘我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就成了我时刻提醒自己的问题”。

每天设立一个小目标,用写手账的方式记录每日的收获与感恩、表达对自己的认可……时间在Seven的手中被分毫地攥住,“当然,差一点也无所谓,自在最重要。”

Seven的家中蜡烛同样随处可见,这不仅仅是他开启一天的触发点,也是结束一天的信号。

他有一套自己的入睡流程:尽早关灯,点上蜡烛,换一首喜欢的轻音乐,打开手帐进行一天的回看、总结、清零以及第二天的计划,之后洗漱,穿上袜子,阅读一会书,然后睡觉。

他说自己是个保持“好奇心”的人,会通过阅读、学习来拓宽和打破自己的认知围墙,并应用于生活,重塑习惯,同时也为他打开了观察事物的更多视角。

“以前总喜欢从自身找问题或是对人对物带着批判,现在学会放下偏见后,你会觉得原本自己所不认同的东西原来还有这么多有趣的面向可以讨论,幸福还是要对自己满意。”

卫浴空间大概是这个家中最能体现Art Deco风格的角落,黑白马赛克搭配黄铜质地的龙头……空间将最精致的装饰主义渗透在每一个可见或不可见的地方。

搬来上海之前,Seven会自嘲“受难者”,工作室和家捆绑在一个空间,生活节奏跟着事业走,家就他而言不过只是一个晚上睡觉的隔间。如今,他将生活和工作分隔两地,窗景和阳光变得更为清晰,从前失落的烟火回归,他在40岁之后重获新生。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