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Supreme或将在中国开店 进军国内市场仍需面临博弈_TOM时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Supreme或将在中国开店 进军国内市场仍需面临博弈

2021-05-25 10:07 北京商报网   

一件联名短袖可以卖到上万元的Supreme再次透露出进军中国市场的意图。近日,VF集团首席执行官Steve Rendle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 Supreme不排除会进军中国市场。而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对于Supreme来说也并非易事,随着中国的潮流文化不断壮大,据《百度2021国潮骄傲搜索大数据》报告显示,国潮在过去十年关注度上涨528%;同时,虽然经历三年的打假维权之路成功于去年1月在中国注册商标,但山寨Supreme仍然此消彼长。

业内人士指出,Supreme如果选择此时入局中国市场,实际上早已错过良好时间,加之其正面形象逐渐损失殆尽,在中国的未来发展之路实则堪忧。

或将打入中国市场

近日,Steve Rendle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进一步透露, Supreme不排除会进军中国市场。

实际上,Supreme打入中国市场的意图早已显露。2019年,被视为“山寨”品牌的Supreme Italia在上海开设门店后,美国街头潮牌Supreme随即聘请律师团队在中国进行维权。2020年1月21日,Supreme正式获得中国商标局授予商标专利,适用范围包括衬衫、裤子、夹克、帽子、鞋履等产品。

2020年5月11日,Supreme在微博注册了名为supremenewyork的官方账号,不少消费者在评论区留言期待其在中国开店。

虽然时有入驻中国市场的信息流露,但Supreme始终未能真正在中国市场获得一席之地。

“Supreme进入中国重要的不是品牌营销,而是政策公关。Supreme是年轻消费者喜爱的潮流品牌,虽然还未正式进驻中国,但国内消费者已经通过各种渠道购买和熟知Supreme的产品。Supreme被VF集团收购之后,熟悉中国市场的VF集团可以在政策公关方面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另外,作为旗下品牌的一员,也可以分享开店等方面的经验和资源。”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

据VF集团最新财报显示,旗下多个品牌均在亚太区取得了良好的业绩。截至今年3月31日的三个月内,Vans、The North Face和Timberland在亚太区的收入分别增长了32%、 104%和65%。

此外,沈萌还指出,“Supreme此前作为独立品牌,缺少对中国市场的丰富经验,而且品牌代表的街头文化之前在中国也不是非常活跃”。

一时尚界相关人士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Supreme在开店方面其实很谨慎,自1994年创立至今,全球仅有门店13家,且仅在潮流文化盛行地如纽约、东京等城市开设。但中国的潮流文化发展得较晚,虽然现在随着国潮兴起以及潮流文化的盛行,中国市场逐渐在国际上产生了不容忽视的影响力,但几年前潮流文化在国内还并非主流。”

对于Supreme具体的开店计划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VF集团,但截至发稿暂未回应。

“至高无上”的地位不再

Supreme翻译成中文是“至高无上”。品牌如其名,也确实在街头品牌中占据了头部位置。与LV联名的家具在二级市场价格高达100多万、联名款“box logo”短袖动辄上万,作为一向以二级市场溢价惊人闻名的品牌,Supreme在中国消费者中具有广泛的认知。

北京商报记者此前在伦敦Supreme门店发售日看到,排队购买的消费者中有近三分之一为中国人,且据一潮牌代购称,这样的比例是常态,尤其是国内市场需求较高,每周都会有一批Supreme产品被寄回国。

但近一年来,Supreme在热爱潮流文化的人士眼中,“至高无上”的地位似乎逐渐开始动摇了。北京商报记者在一款名为“Sup comm”的Supreme社区App上看到,近期Supreme部分款式商品的消费者不喜欢比例超过80%。

潮流文化爱好者小李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以前感觉Supreme就是神,买什么都不会‘倒闭’,线上发售一分钟之内所有衣服和配饰基本都会售空,但现在Supreme有的款式二级市场价格甚至开始低于原价了。”

北京商报记者在得物平台看到,一款2020年非联名款的tote包,发售价合人民币约599元。而在购买记录中,有消费者以559元的价格进行了交易,甚至有代购在朋友圈发布部分Supreme产品“清仓特价”。

一名关注Supreme品牌六年之久的消费者与小李有着相似的感受:“起初觉得这个牌子很酷,知道它非常限量价格也高。但后来由于留学英国,买Supreme变得更加方便,就感觉它其实没有想象得那么高深莫测,而且质量也并不好。再后来发现穿的人越来越多,没有了当时那种限量和小众的感觉,也就买的更少了。”

“其实现在Supreme的风潮在慢慢褪去,但是我们都知道Supreme是做文化并且历史久远的品牌,它其实并不会太在意市场怎样看待它,那我认为这个品牌相比于国内外很多品牌还是具有独特个性的。”新锐设计师品牌EVENZERO创始人小白认为。

可持续时尚创始人杨大筠则直言:“如果Supreme选择此时入局中国市场,结果也许不尽如人意。因为它已经错过了品牌影响力的高峰期。潮流品牌流行周期和生命周期都是有限的、呈波浪状的。现在进入中国,我预言其未来销售增长肯定不会太好,因为中国消费者对它的热爱度正在淡化。”

博弈市场挑战重重

美国Supreme与山寨版意大利Supreme的商标之战打赢了。但国内市场中山寨Supreme的身影依稀可见,甚至出现在头部主播薇娅的直播间中。

被网友质疑售卖山寨Supreme联名商品后,薇娅在直播间表示:“该产品由天猫国际官方小二推荐,它确实是那个美国Supreme的联名,但不是我理想中的Supreme。”而提供山寨Supreme联名的品牌方古恣在致歉声明中表示:“经网友提醒,我司才了解到美国有多个Supreme品牌,已与山寨Supreme停止合作。”

此外,国潮的逐渐兴起或许也会成为Supreme博弈中国市场的劲敌之一。据《百度2021国潮骄傲搜索大数据》报告显示,国潮在过去十年关注度上涨528%。

“国内设计师品牌的出现势必会对国外潮牌在国内的市场有所影响,因为在中国其实国外潮牌的价格仍旧偏高,大部分消费者并不能承受,这就给部分国内设计师品牌带来了机会。”小白表示。

他进一步解释到,大部分年轻消费群体可能只是单纯追求款式,国内的部分品牌就可以被当成代替品去短暂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但目前这个影响不大,因为中国的设计师品牌其实还处于发展阶段,能被世界所认可的并不多,部分追求品牌的人还是会选择国外潮牌。

时尚领域专家张培英认为:“不论是国潮兴起还是山寨问题,对于Supreme进入中国市场来说都将是需要面临的博弈。对于品牌自身来说,要从两个方面做好前期工作。一是关于品牌授权,在买断、卖出以及销售授权等领域要有很坚决的品牌战略,不能轻易放权,一旦打开缺口,市面上出现的各类问题就将应接不暇;二是品牌要考虑到长期的发展和业绩需求。Supreme自身品牌是要追求品牌调性的,但市场和资本是追求盈利的,二者之间需要博弈和平衡。”

“从大体上看,Supreme在中国是有很大发展空间的。因为该品牌的新生代消费基础仍存在,但它在产品创新和研发方面,仍需做出调整。针对中国市场发展,需要兼顾多维度的消费群体。”张培英称。

然而杨大筠则坦言:“Supreme的品牌形象在中国市场实际上受损严重,中国市场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还有所欠缺,加之此前频繁的维权之战也影响了品牌的正面价值,甚至在中国已基本损失殆尽。而且追捧的高潮期已逝,那么它未来在中国的发展结果可想而知。”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蔺雨葳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