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在上海的老洋房,继续巴黎的新故事_TOM时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在上海的老洋房,继续巴黎的新故事

2021-05-18 16:12 ELLE MEN睿士中文网   

一个像火,一个似茶。

时尚设计师童文威和雕塑家邱加

这样的组合听起来有些冲撞,

实则是炭火温茶,越温意更浓。

正如他们刚刚入住的新家,

不日居住已有朝夕融汇的厚度。

无论何时看童文威和邱加的互动,他们眼中都是难掩的火光。这是二人婚后的第三年,但聊起相识的经历,却要追溯到懵懂的学生时代。

两个少年故友,一个远赴巴黎深造,一个留在了上海继续钻研艺术,十几年的两地疏离,等待再次回到原点,依然还是最初的那份悸动。

由巷弄深处探入童文威和邱加的家,沿街是铿锵有力的唱腔回转,像是一场关于时空变幻的音乐密码,钻入锁眼,扭转把手,便神奇般闯入了他们从巴黎背负而来的新世界。

三年前,二人租下这栋的三层老洋房,因为细节上的打磨,再加上疫情的耽搁,直到几个月前,他们才终于搬迁入住。

对于第一次到访这座老宅的人来说,很难想象夫妇二人仅仅在这里生活了几个月。没有刻意的陈设,这个家满载着二人自得其乐的脾性以及浓浓的巴黎情调。

各处散落的艺术作品、家具、器皿都是他们日常相伴的元素,如同吃饭喝水一般自然存在,连同着给友人小孩准备的儿童玩具一起充盈着空间的各个角落。

虽说是新房,但这个家里几乎没有新家具。在巴黎生活了20多年的童文威,习惯了与有记忆的老物件相处,于是选择了近似于她在巴黎生活时使用的中古家具,那些旧时的印记未变,只是一起使用的人又多了一个。

童文威对成套的家具不感兴趣,她喜欢不同年代、不同风格的混搭组合,所以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巴洛克风格的铜镜,维多利亚风格的座椅,也有来自北欧的中古边柜以及出自父亲之手的书法墨宝。

相比太太喜欢的家具,邱加在这个家中最显著的标签大概就是放置在不同角落的个人雕塑作品,因此好友来访时总会调侃,“你们家是不是有些太女性化了点。”面对这样的评价,邱加通常都是一笑而过并不在意,他喜欢太太通过家的装饰给自己带来的惊喜感。

“我对既定的结果不感兴趣,每个房子都有它的特性,没有一个预设可以完整表达它的可能。家是你相处出来的,这个家就一直在变,我们将各自的生活痕迹注入,也许现在她的会更多一些,再随着生活的感受一起慢慢调整,这才是有趣之处。”邱加如是说。

“气味很重要”也许是两个人在这个空间里最不约而同的共识。以木头为主要创作对象的邱加,日常就是被木头自带的天然香气围绕,所以对气味的选择也慢慢变得挑剔,“现代人过于注重视觉体验,但气味实际上更容易影响一个人的状态。”

童文威更是常被调侃为“狗鼻子”,对气味分外敏感,喜欢被浓郁的香味包裹,因而家中随处都能看到大小不一、气味各异的香氛蜡烛,“我几乎每天都要点,消耗量极大,但它从来不是依据什么场合,更多的是看我的心情。”

在这个家里,没有什么比吃饭更重要的事情。童文威不但依据心情选香氛,吃饭时使用的餐具也会随着不同的氛围和心境进行选择,“认真吃饭不仅要吃得好,也要吃得美,人生当中的享受在于你生活中的点滴,当一个人不好好吃饭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很可惜。”

疫情之后,童文威更是彻底爱上了下厨,有意识地学习做菜,还会时不时给邱加做个便当,“像是开发了一个意料之外的技能,时刻都有惊喜”,说起吃饭,邱加难抑幸福。

于是,餐厅成了二人最喜欢的空间。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餐桌,邱加干脆自己做了一个,从最开始的草图绘制,到后期的选材制作,亲手做一张餐桌,是他长久以来想要尝试的事。

“餐桌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具有很重要的文化意味,它是大人立规矩的地方,也是孩子成长过程中的第一座‘房子’,当你坐在这里时,会自然和家人产生联结。”邱加说道。

而这里则让童文威想起了巴黎的Jardin D'hiver温室花房。每周都会去花市采购的她,总能用鲜花和新鲜植被让空间保持着不败的勃勃生机,餐厅内大块面的落地窗景再将院落里精心打理的园艺引入,沏一壶茶,随手读本书,巴黎的光景历历在目。

不过大概是在巴黎养成的习惯,童文威更喜欢将闲暇的时间花在室外,于是宅子前后的小型庭院成了她完美的独处空间;相比之下,平日在工作室更多的邱加,最常见的则是夜光里的庭院,同样别有一番意趣。

虽然院子不大,夫妻俩还是邀请了园艺师的袁振为其做了设计和规划,随着入住,二人见证了原本脆嫩、稀疏的枝蔓慢慢繁茂而生,这大概便是生活最本真的状态。

有趣的是,身为蜡烛爱好者的童文威却不太喜欢在卧室点香氛蜡烛,“睡眠时还是要为自己尽量排除干扰”,若是想要制造一些气味氛围,她更习惯拿香氛在空气中喷几下,从中穿过,让香气自然落在身上,再一同带入梦里。

卫生间的设计则带着童文威浓浓的巴黎印记,即便是方寸的空间,她也没有放弃对精致的追求,这是她对浪漫的践行,在细微之处对生活点滴的热爱和情趣。

相比创作,顶楼的工作室更像是二人“养性”的地方。于雕塑家而言过于狭小的空间,也恰好给了邱加更多机会暂时放下以往的创作思路,为大脑提供吸纳新信息的缝隙;童文威则会时不时在这里练练字,或是在晴好的天气到露台去看看书。

童文威和邱加似乎很少去想“浪漫”这个词,“我不认为在纪念日送个礼物或是情人节吃个烛光晚餐就是浪漫”,吃饭时认真摆盘,习惯性地更新鲜花、为不同的心情点支蜡烛……只要过好生活中的每个细节,你便有了终生浪漫的能力。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