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白敬亭新家首曝光,治愈系的秘密基地_TOM时尚
首页 > 时尚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白敬亭新家首曝光,治愈系的秘密基地

ELLE MEN睿士中文网    2021-06-26 18:00

“明亮、简约、干净”是白敬亭对家的期许,

在喧嚣的城市中,诗意地栖居。

走进白敬亭的“秘密基地”,

温和的色系在清净灵动的家中渐次铺开,

时间会随着缥缈的空气缓缓流动,

光自由舒展在细腻的质感里。

一切是那么的圆融自在,安静惬意,

诠释着白敬亭真正的底色。

______________

《ELLEDECORATION 家居廊》

17周年刊

我们走入白敬亭的新家,

一起探访他的治愈系秘密基地。

接受采访时,白敬亭刚刚以“肖鹤云”的身份进入正午阳光团队的《开端》剧组,开心地说拍悬疑剧“很爽”。从出道时的青涩稚嫩,到如今愈发成熟稳重,小白坦言自己“每年、每天都有变化”。

但是剧组的生活极其不固定,节奏快也相对繁杂,忙忙碌碌之中很难沉淀自己。因此小白的公寓便设计成了“治愈系”:温暖舒适、疏朗明敞,能给予身心以持续的滋养和元气。

设计师Paul Hsu(MHPD设计工作室)对整个家做了重新的布局,阳台的窗户是大面积的,没有隔断。客厅墙面采用了白色微水泥,让室内光线更加柔和。Kyoto落地灯来自Stellar Works,茶几来自Baxter,Golem高背椅由Vico Magistretti设计,白色单人椅来自&tradition,音响来自B&O。

设计师Paul Hsu(MHPD设计工作室)将传统的隔间完全打开,对整个家做了重新布局。具有简单功能的厨房、夕阳可直达的阅读区、重心贴近地面的起居空间和全横幅玻璃的阳台,没有过多的装饰和色彩,暖白色的微水泥墙面呈现出细腻的肌理,低调且低矮的沙发和桌几让渡出宽阔的视野,整体保持着空旷、宁静的气氛。

客厅使用了Baxter沙发,Cc-tapis的地毯。

小白希望这个家可以是他的“冥想之家”,可以自我沉淀,可以随时舒服地躺下。除了松软的沙发,茶几也选择了非常低矮的,整个客厅的平均水平线被刻意降低,留出视觉空间。

“在家里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空闲的下午,坐一坐,看看书,整理房间,也整理思绪。”

由白色渐变玻璃围合出来的合室里铺着榻榻米,小白可以靠着木质墙板喝喝茶、读读书。

阳光也成为这个家里很好的装饰,餐桌来自国内年轻设计品牌Kar,餐桌前的餐椅是荷兰1970年代的vintage产品,右侧一把Please Wait to be Seated单椅和Jonathan Adler作品“大鼻子”均来自野兽派The Beast。

“空间的色调是我选的,包括主要的大件家具。我希望家里的色调是轻松的。”

小白偏爱白色调,这或许与他小时候学过美术不无关系,那些白色的石膏像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喜欢统一、整体的东西,最好是一个系列整整齐齐。我不太喜欢混杂的。”

比如像专业的人在购置音响系统时,或许会去挑选各个类别里表现最好的品牌组成一套。“但我就希望我的音响是同一品牌的一整套。”小白笑着解释说,“我甚至会考虑一整层全部只使用一个品牌的家具。”

卧室用皮质台子作为占满一半房间的“床”,墙边是艺术家张克纯的摄影作品,月亮灯是梵几和Yulong Lab合作的暖月灯,床品来自野兽派T-B-H。

而他最喜欢的卧室“与以往住的地方有很大区别”——这里很宽阔,皮质的承床平台几乎占用了房间的一半面积,整个房间更为放松,仿佛随时随地都可以躺下。床边的月球灯来自梵几,小白逛店时发现这个灯“特别治愈”。

靠墙的镜框里装裱着一张船夫在海滩上的照片,温馨静谧。这是小白在“回到二十世纪”的展览里订购的,当时老板很真诚地给他介绍展品,“感觉特有腔调和个性,劲儿特对,想去慢慢了解感受背后的故事。”与这张照片一起入手的,还有走廊里的一张挂画。

卧室的窗边布置了一个小小的阅读角,由建筑师Cini Boeri设计的玻璃座椅“内刚外柔”、纯净清澈,也像背后的墙角和平台阶梯一样干净利落、圆润温和。

“在家具的漫长历史中,玻璃不是很常用的材料。但我觉得想法高级比质感高级更加重要。”小白分享道,“这把玻璃椅子很舒服也很有创意,整体视觉效果非常纯净。它有很多其他色彩的版本,但是我对原版的印象最深。就像我之前在展览中看到一款不锈钢的折叠沙发,对我来说,这种能开拓思维的家具更有意思。”

白敬亭对于白色有着天然的敏感,在他的衣帽间里有着各式各样的白色花器和雕塑,算是他的一种收藏。Ferm Living花器来自野兽派The Beast。

推开卧室里的玻璃门,便是一个小小的衣帽间。玻璃架上展示着小白收集的纯色器皿和雕塑,“最近我买了两只手托着的香架,和一支看似破碎的花瓶。之前也有考虑收一些Daniel Arsham的作品,但是感觉那种潮玩似乎更适合更年轻的人。”

穿过衣帽间,就到了舒适度很高的盥洗室——这对小白来说可是很重要的空间!灰色的水磨石浴缸很宽敞而且内部设有沙发座位,既能选择躺下完全浸入水中,也能选择依靠着半没其中。

“北方人从小就很喜欢泡澡,所以新设计的格局给洗漱空间留了很大的余地。”小白坦言以前没想过砌浴缸,可能因为普通的浴缸过于狭小,让他觉得不自由。“但现在这个自由自在,可以完全享受这个空间。”

浴室与卧室的玻璃隔断可以雾化也可打开,而且安装了整套的音响系统,“我泡澡时会听听新闻、相声,这样比听歌更有交流感。郭德纲老师的相声我基本都听遍了,现在再听就是听不同现场的区别。但近期听的最多的是B站的讲解,关于服装、飞机……能学到挺多知识的。”

这个公寓是小白“独立自处”的“秘密基地”,他希望自己能在空闲的下午来这里坐一坐、读读书、看看电影,尤其做做平时都没时间做的事——整理房间,换换家具的位置。

“我内心特别渴望整洁。”小白回忆起童年的“秘密基地”时讲述道,“小时候家里卖抽油烟机和燃气灶,门店后面常常会有一堆产品的包装纸箱。我会把它们垒起来,并挑选其中一个,把凳子、书和游戏机都放进去,然后挂上窗帘,在里面做自己的事情。”

他的童年一直在四处租房中度过,随着父母的工作搬了近十次家。在“前店后住”的门店里,居住空间通常被压缩得只能放下一张爸爸妈妈的床,小白就睡在床和墙之间搭的木板上。他并没有觉得多么苦,反而对睡硬床感到亲切,“在学校睡板床会觉得睡眠质量更好呢。”

小白心里早就明白“不是因为有房子才有家,有爸爸妈妈的地方就是家。”如今,小白终于拥有了舒适、能够乐享自由的空间,这间公寓就像他小时候所梦想的那样,“明亮、简约、干净”。

 

广告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