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长城脚下的公社,昔日夺奖建筑新生回归!_TOM时尚
首页 > 时尚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长城脚下的公社,昔日夺奖建筑新生回归!

ELLE MEN睿士中文网    2021-07-06 10:23

差不多二十年前,2002年9月,

“长城脚下的公社”获得

威尼斯双年展“建筑艺术推动大奖”

从1999年开始筹划、设计到施工历时两年多,

当时投资1亿多人民币的“长城脚下的公社”

由此受到全世界的瞩目,

甚至成为了一张世界级的“北京名片”

今年四月,这个曾经红极一时的建筑项目,

在完成了升级改造后,

作为凯悦臻选旗下酒店,重新亮相

长城脚下的公社,坐落在水关山麓,距北京城区驱车仅需一小时,与长城咫尺之遥。

它是由12名亚洲杰出建筑师设计建造的当代建筑艺术作品,是中国第一个被威尼斯双年展邀请参展并荣获“建筑艺术推动大奖”的建筑作品,同时,参展模型也被蓬皮杜艺术中心收藏,这是其收藏的第一件来自中国的永久性收藏艺术作品。

“长城脚下的公社”的最初构想诞生于2000年底。著名建筑师张永和曾经和SOHO集团的张欣说,在日本有一座房子是给一个和尚盖的,房子占地面积很大,但屋内使用面积很小,房子周围延伸出来很长的檐廊,和尚就在檐下作诗。

张欣突然领悟到,房子的意义原来并不一定在室内,对诗人而言,更希望有一所可以面对自然、天空、大山遐想的居所。她带着张永和来到八达岭长城脚下,建筑师问她,“你想在这里盖一所什么样的房子?”她说:“我想在房子里感觉不像在房子里,就像站在这里看风景。”

2021年盛夏,重新登上“长城脚下的公社”红房子的屋顶。青山翠谷铺展在眼前,半天晴空,半天云,一栋一栋“公社”的房舍像一串水晶珠链被什么人放置在山谷中,时而露出在烈日下,时而隐藏在林荫里。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人们担心的房地产建设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并没有阻挡自然的勃勃生机。人在居室中安逸地居住,只要来到人与自然的临界点,就会体悟到自然的包围和笼罩。

曾经由12名亚洲杰出建筑师设计建造的一系列私人当代建筑艺术作品,包括坂茂设计的家具屋、严迅奇的怪院子、简学义的飞机场、堪尼卡的大通铺、隈研吾的竹屋、张永和的土宅等。如今,作为凯悦臻选品牌旗下的独立品牌酒店,长城脚下的公社在更新升级后拥有176间客房及套房,分布于36栋别墅中。

家具屋 | 坂茂

家具屋引用了中国传统合院建筑的概念,让中庭坐落住宅正中,4间房间则围绕庭院排列。坂茂选用组合式建材与隔热家具为主要结构。

这栋住宅四面都是门,衣柜隐身门内,保持了整体的和谐完整。而外观和内部空间保持表里如一的单纯风格,简洁明快的特点俨然一座现代四合院。

竹屋 | 隈研吾

在“竹屋”的设计中,隈研吾的设计理念首先是学习万里长城的“建筑方法”,即建筑与用地的关系。这座建在狭窄的山岩之上的建筑姿态舒展,与环境浑然一体,大量运用竹子将中国的传统建筑风格和日本建筑的空间感有机结合,体现了东方文明的精神气质。

竹屋一共有6间卧室,而纤纤细竹隔出的“茶室”是这栋建筑的点睛之笔,六面皆为竹子,透过竹间的缝隙可见长城的烽火台。

红房子 | 安东

红房子别墅屹立在山上,其独特的红色立面以周围的岩石和花草为灵感,与室内氛围相得益彰。走进这座建筑是丰富、兴奋与精神上的体验。别墅共设有面向不同风景的三间大床房、一间双人房和一间宽敞明亮的客厅。

而二楼露台可尽享长城山谷的风光。房子顶上的屋顶庭园,视野开阔,可一览公社全景。

森林小屋 | 古谷诚章

森林小屋一共有4间卧室,使用的是当地的原材,通过新颖的建筑方式形成了独特的空间。从垂直分布的窗户望出去,人们能看到所拥有的景色的不同层面,产生景随人移的效果。

外墙由狭长的玻璃组成,和环绕四周的密林形影相映。远远望去,这座“森林小屋”犹如建在树上的鸟巢。

双兄弟 | 陈家毅

在许多传统中国绘画中,描绘的景致存在着自然与人造之间模棱两可的虚实,这形成了双兄弟设计的出发点。双兄弟分为主楼和附楼,主楼设有卧室、客厅和书房,4间卧室带有独立的卫生间。

客厅附带壁炉,一边是一个较隐秘内向的庭院;二楼屋顶开了一个椭圆天窗,可享受星光下的沐浴。附楼设有餐厅和厨房。餐厅两侧都是落地玻璃窗,并带有一个小巧精致的户外阳台,可望见南向山脉长城起伏。

手提箱 | 张智强

因为对典型住宅形象的怀疑,手提箱企图重新思索亲密感、隐私性、自发性与弹性的本质。设计师以无限想像及感官愉悦为原则,提出一件满足最大弹性空间要求的简单设计。

二层所有的墙均可临时拆除,变成一个通透的完整空间。沿屋顶降下的电动楼梯可到达屋顶平台,饱览长城美景的同时,也可品尝自助烧烤的美味。

更多建筑作品

还包括张永和设计的土宅、堪尼卡设计的大通铺、崔恺设计的三号别墅、严迅奇设计的怪院子,以及承孝相设计的四合院、梯田屋和公社俱乐部。

AIM恺慕建筑事务所此次受邀参与别墅和主楼俱乐部的室内更新设计,怀揣着尊重每位建筑师最初的愿景来进行设计,他们认为最为困难的部分,是在保持经典建筑不被大幅度改变的情况下,做出更加舒适的酒店房间。

只有做好这个平衡,才可能最大幅度地让酒店的客人感受到经典建筑的意义,同时也达成酒店待客的标准。

凯悦臻选是凯悦酒店集团旗下的奢华品牌,在中国市场目前运营六家独立酒店。每家凯悦臻选酒店都有独到的风格,因此在房间内部的设施提升上,AIM恺慕建筑事务所把千禧年前后的设施标准,提升到最新最便捷的标准。

漫步在酒店的林间小路上,只有少量摆渡车会经过;哪怕只是租用了一个标间的客人也可以享受整栋建筑的公共空间,和室外全部的自然环境;由于建筑间的距离都比较远,所以,并没有一般度假酒店的视觉重复感,而是更拥有私家山林独步游弋的静谧体验……

当年,张欣来到公社的建筑工地时说:“建筑的力量还是太大了,石头再大、树再大真的没法与它抗衡。它们一旦站在那儿,就像个巨人,旁边那些树与石头都成了婴儿。”

“最后的建筑一定是完全改变了原来的环境,我不知道这是对自然的强化还是对自然的破坏,但我知道人在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在不断创造新的文明。而如果创造的文明能够经过时间检验,就又成了自然的一部分。”

就像眼前看到的长城,当年建造的时候,它就以严重破坏自然生态的代价创造了文明,现在它却又和谐地成为了自然本身的一部分。20年过去后的“长城脚下的公社”,人在这里享受着一年四季的自然风光,同时也有高级度假酒店的奢华享受。现代的人回到了大自然中,成为了自然的一部分。

Q:您当初接受这个改造任务的时候,对长城脚下公社的印象是怎样的?

AIM恺慕:对于长城脚下公社的初印象是开始于2005年。那时候我们对中国的现代建筑项目带有敬畏之情,同时也很渴望有更多赋有正能量的现代建筑出现在中国。在当时来看这个项目是非常惊艳的,也象征着中国现代建筑发展的重要一步。

Q:改造大概经过了几年的时间,这段时间中对于这个项目的概念是否有什么转变?

AIM恺慕:这个项目大约用了6个月去准备与设计,建造的过程也持续了大约6个月。当然,在我们设计的过程中也会存在现实情况与设计之间的磨合。同时我们的设计也在国际酒店集团的期望与经典建筑的视觉表现之间不断寻找平衡。我们希望这次的设计能够达成一种有意义的平衡。

Q:改造完成后,是否有入住过酒店,体验如何呢?

AIM恺慕:在改造过程中,我们就已经在这里度过了很多天,但完成后只住过一次。对于成果,我们是感到非常高兴的。在此度过的这么多天里,最大的体验变化大概就是灯光、氛围的营造,与在屋子里的舒适度都慢慢地被提升起来。这些变化也有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为整个酒店提供了更静谧的环境。

 

广告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