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王源:存在记忆里_TOM时尚
首页 > 时尚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王源:存在记忆里

ELLE MEN睿士中文网    2021-07-29 09:42

王源常常会表情严肃地应对一切,但偶尔,也会像个夏日里放假的男孩,用好奇心“触碰”身边的人。身处他这样的年纪,对别人的兴趣大过对自己的兴趣,王源将观察到的一切,写成字、编进歌、存入记忆里。

我不希望别人以一首歌

剖析我的生活,

我更希望他们在歌里得到共鸣。

杂志拍摄正是在初夏时节,上海还未迈入梅雨季,也正是这一天,上海出现粉红色天空,浪漫景象背后也有科学的解释,阳光贴近地平线,照亮了云底,波长较长的红色光被留了下来。趁拍摄间隙,王源掀开黑色摄影幕布的一角,在外滩的天台朝黄浦江的那边张望。他看了许久。

王源喜欢初夏,初夏最舒服:“春天冷了一些,秋天有点萧瑟,冬天有点阴沉沉的。夏天,你看,阳光多好,树也绿起来了。”王源的新专辑恰恰选在夏日发布,囊括了夏天的几个阶段:初夏、仲夏、盛夏、炎夏。

“代表‘初夏’的那两首歌是轻快的、温柔的;后面天气慢慢热了起来,歌也慢慢变得热烈起来;到最后一个阶段,就是灼热,更加肆意。”整张专辑风格多变,却又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季节,一段完整的情绪。

新专辑中王源参与到了作词、作曲、制作等多个方面:“这次跟不同的创作者合作,风格也不太一样,我做了很多的尝试,比如说,有Hip-Hop,有极简的vocal,还有电子、流行。”会有不少人惊诧于王源的这种自发性的变化,一切尽在他的预料之中。王源的身体靠在椅背上,他冷静地回答:“我之前是不太听Hip-Hop的,但某次在车上突然听到一首歌,才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很多曲风我都没尝试过——这个菜都没吃呢,你说它不好吃?这肯定不行吧。”

这张专辑里的一些新歌王源给许多朋友听过,其中有做音乐的,也有不是音乐圈的,但大家都给到了不错的反馈。

“其实就希望大家听到之后会觉得这是一张让大家听了会开心的专辑。”这像极了王源对夏天的印象,全是简简单单的快乐:“喝冰饮料,吃大西瓜!零食、电视、Wi-Fi、空调,夏天的标配呀。”

其中有一首歌,王源坚持one take录制,“一般录歌,我们会录完再剪辑到一起,但这首歌我觉得必须用one take录完。它只用到一把吉他,没有其他乐器,纯靠人声营造氛围,所以感情必须连贯。”

这首歌名叫《一些悲伤又美好的事》。

“它把一些意象整合在了一起,并没有完整连贯的故事线,我不要听众感悟到什么、体会到什么、学到什么——其中完全没有。”王源希望听歌的人,想起自己的故事,一些美好又悲伤的往事。“艺术创作肯定跟个人经历有关,也肯定会把自己的经历、想法、故事写进歌里,但我不希望别人以一首歌来剖析我的生活、我的经历、我的故事。我更希望他们在歌里得到共鸣,这才是我希望做的音乐——我正在努力。”

此时此刻,王源会想到的美好又悲伤的事“可能是毕业”。

“初夏是毕业季,无论你是高三刚考完试,还是初中毕业,都将奔向另一所学校,奔向更好的前程,开启一段新生活。”面向远大前程的同时,身后是离别的感伤,大家嘴上总说着有空常联系,可更多的是相忘于江湖。“尽管现在比以前方便很多,有一些社交软件可以联络,但有些人就还是再也没见到了。”

王源感慨着,小学同学基本失联了。“我的QQ号被盗,之后就联系不上了,留下加了我微信的、仅有的两个同学。”他难免生出一丝遗憾,转而安慰自己,“人生就是如此啊,所在的圈子不同,可能就再也碰不到了。每个人走的路不同,有人陪你这一段,等到下一段人生,他就离开了,但在下一段人生,你也许会遇到新的惊喜。”

心态特别重要,

永远不要想自己失去了什么,

要想自己得到了什么。

去年年初,有一部关于王源的纪录片《没有哪个夏天像今年一样》,纪录片快结束的时候,画面中,王源和爷爷坐在一起饮茶,爷爷说起了王源:“他毕竟年纪比较小,家庭多少给他一点温暖。”

“我的家庭就特别温暖。”由于工作的原因,王源回家的次数很少,每次回家,他都会跟爸爸、爷爷,还有外公一起聚一聚,虽然在中国传统文化里,父辈和孩子间的关系内敛、拘谨、少言。“我会和我爸一起喝酒——喝得也不多,但一喝,我们就称兄道弟,感觉特别好。”

孩子在父母面前,几乎很少会聊自己工作上的苦和委屈,王源也一样。“我不太像我这个年纪的男生的心理年龄,开始慢慢理解到他们的苦衷——平时他们也不说的,只有喝多了才会说。”

眼前浮现王源和三位长辈一同碰杯小酌的场景,情感上是亲近的,但他又会表现得极安静。他比通常20岁的男生要成熟许多,爷爷、外公和爸爸心态很好,反倒似乎变得年轻起来。彼此间的距离在缩短、靠近。

生活中的王源太peaceful了,从不与人发生争执,更别说吵架了。即便工作上出现异议,他总耐心听别人说完,再发表自己的观点,绝不会一句顶一句。他喜欢滑雪,但也总记得量力而行,什么水平滑什么姿势,“现在我属于平行式入门,平地上边滑边跳个360°那种”。

王源一边回答问题,一边下意识地用手指擦去饮料瓶壁上凝结的水珠。多数人总觉得他是柔的、软的、细腻的,但其内心,又是刚的、坚硬的,拥有着独立的人格,又或者应该说,两种特质兼而有之。

“上节目或工作时的状态,是我把身体里的一部分展示给大家看,让大家开心。私下里,我就是现在这样,这是我最舒服的状态,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正常。”

他知道,或许很多人怀揣某种渴望保护和关怀他的心情,“如果这一点会让他们感到开心,让他们觉得有成就感,我是完全接受的。”坦然面对和接受一切,王源也是渐渐才懂得的。他觉得,随着年纪的增长,心态变得更好一些。

如果按进入娱乐圈的时长来算,王源算是资深艺人,他学到最重要的知识是什么呢?

“心态。心态特别重要,如果心态不好,整个人的状态就不好。如果每天想到自己学了多少东西,比如说,今天拍杂志,我得到了好看的照片,得到一篇采访;比如,今天我躺在阳光下,得到了几小时阳光的滋养,身体里的钙丰富了,身体更结实了,我就很知足——永远不要想自己失去了什么,要想自己得到了什么。”

若想进一步了解王源,读到他心中的想法,也可以看他在《环球人物》上的专栏,如今已经写到第四年了,和所有专栏作家一样,王源开玩笑道:“那不是被催着写的嘛,有截稿日的。我写不了什么高深的东西,只是记录一下生活。”

他“被迫”记录下很多细节,经过积累具有了规模,组成完整的时间脉络,王源觉得有这分“强迫”可真是件好事:“所有物质的东西终会消失,但当你被记住时,就代表了你曾经来过这个世界。我不知这么说对不对——所有的财富都是在记忆里的。”

好像越长大,

就越忘记了快乐的能力,

所以,我想把它找回来。

“如果换一段人生,你希望看到怎样的我?”社交游戏体验真人秀奇异剧本鲨》宣传片打出这样一行字,我们直接拿了过来,抛给王源:“你呢?换一段人生,希望看到怎样的自己呢?”

“我一直想开家火锅店,”原以为王源会顺着这个“梦想”延伸下去,但他的思维忽地跳开来,“反正是干一些跟现在的工作完全不相干的工作。最近,我特别想当记者。”他强调,是新闻调查记者。他身边有做记者的朋友,跑过战地,传奇的人生经历让王源羡慕不已。

“如果……”这个“如果”开启了某种想象、某些期待,“我做第一个系列报道,选题会是——快乐。什么是快乐?你以为的快乐真的是快乐吗?”

王源的好奇心开始涌动,“有些人可能长时间处在工作状态,其实接触的面比较少——很多人外表看起来光鲜,但谁知道他们怎么一手把事业打拼起来,可能每天开无数个会、打无数个电话,处理无数件事情。他可能并没有那么快乐”。

王源说不清为什么,就会对这一类事情尤为感兴趣。他不愿仅停留在事物的表面,他想一层一层揭开,探索那些“不被看见但需要被看见的部分”。就像一位作家曾说:“似乎事物的复杂性本就是无止境的,没有什么是容易的,没有什么是简单的。”

王源想起了自己以前住在重庆时,总喜欢去面馆吃碗面,他看到那些开面馆的叔叔阿姨,“早上起来做面,一碗面就收几块钱,一到了中午就收店,回家买菜带孩子去了。其实,他们挺快乐的”。

说到最后,王源依旧是那个充满正能量的王源:“我想让大家知道,快乐是一个很简单、很基本的事情。我们小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快乐’,现在好像越长大,就越忘记了‘快乐’这个能力,所以,我想把它找回来。”

当然,每个人的快乐不尽相同。

“有些人的快乐跟平淡、稳定相关,”王源的快乐跟惊喜相关,“可能今天早上起床,我发现天气特别好,阳光洒下来这种小小的惊喜,或者今天我希望下雨,突然下了一场大小合适的雨,这种小小的惊喜”。

他的快乐还来自于偶尔的、轻快地“逃开”。王源会对工作人员“宣布”:我出去旅游了。工作人员满脸错愕,还没反应过来,王源已决定第二天就走,“不是失联,只是他们不知道我去了哪儿”。王源喜欢开着车,去往自然,“前段时间北京樱花、桃花都开了,我就去转了一圈,转到某个地方,就下车买个零食,吃两口,再开回去,这样就很快乐了”。

在曾经的采访中,王源聊到自己会在“半夜的时候出去遛弯儿”,他总结了开车的“两种愉悦”:“一是竞速,我建议一定要去专业的赛道体验;另一个是你在车里看着周围的灯火,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每个人不一样的脸,不一样的状态。”

他再次成为那个人间观察者。在这种时刻,身处一个由车窗玻璃分隔出来的世界,王源感受到的并不是束缚,车里正播放着他喜欢的音乐,那是一个独立的世界,是他一人的世界。

 

广告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