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写下“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人,现在后悔了吗?_TOM时尚
首页 > 时尚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写下“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人,现在后悔了吗?

ELLE MEN睿士中文网    2021-07-19 16:35

2015年,还是河南省实验中学一名中学老师的顾少强在学校标配的信纸上写下了十个字,“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当时的她并未意识到这十个字会在网络上爆红,也让自己一夜之间成为了年轻人追捧与跟风效仿的对象。

在写下这封“最有情怀的”辞职信之后的六年里,顾少强拒绝了不少商业推广,到青城山脚下的街子古镇开了一家民宿;最近又回到老家郑州,在陪伴母亲的间隙尝试了一下脱口秀。

我们和她聊了聊,从洒脱的文艺青年到热血的硬核妈妈,这些年她坚持低欲望生活背后的故事。

7月一个炎热的晚上,穿着一身黑色套装的顾少强站上了郑州“郑好看小剧场”的舞台。辞职、开客栈、结婚生子,顾少强在台上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娓娓道来,中间不时穿插几个她精心准备的段子,一口气讲了一个多小时。除了妙语连珠,顾少强还在现场展示了自己最近学习的魔术气球和古琴。看着下面的观众时而泪湿眼眶,时而哄堂大笑,恍惚之间,她觉得自己回到河南省实验中学的讲台上,还是那个每天给学生答疑解惑的中学老师。

最让顾少强惊讶与难忘的事情发生在表演结束之后,一位背着大包、看起来风尘仆仆的观众走到台上和她开玩笑说:“你应该报销我的车费。”仔细了解之后,顾少强才知道这位观众为了见她先是从漠河赶去位于街子古镇的民宿,发现她回河南之后又临时更改自己的行程,赶到郑州,一下车就来听她讲脱口秀,连饭都没来得及吃。

这个故事可以概括顾少强这些年的经历:2015年时,一封“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辞职信让顾少强一夜之间成为了网络名人。裸辞去旅行、经营民宿一度成为了年轻人最向往的生活方式,许多人将她看作一个模仿样本,学着她的样子辞职、逃离原本安稳的生活。一些在单位做领导的朋友告诉她,这个新闻事件爆发之后,公司里蠢蠢欲动想辞职的年轻人突然变得多起来。他们笑着和顾少强抱怨,“你不知道我们当时有多难做工作”,她后来也在不少公开场合听说有年轻人模仿自己去辞职。

刚在网络上红起来时,顾少强的手机里涌进了无数媒体的采访邀约,她常常在结束的时候告诉记者,“你找张纸,写下这十个字,就和我一样了”。六年过去,她对于这件事的看法也变了。尽管并不知道这些跟风的年轻人后来过得怎么样,但顾少强在采访中反复强调,“我的人生没有什么值得你去复制的,这种copy是没有意义的。”

2015年末,她被“网易有态度人物盛典”评为年度“任性”态度人物。站在台上领奖的时候,顾少强心里充满疑惑。在她看来,自己从来不是一个任性的人,看起来有些冲动不过是因为自己在做决定之前就已经进行了充分的思考,再加上她的性格比较果断,做事从不拖泥带水。

顾少强知道大家想象中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一个冲动辞职、渴望自由的文艺女青年或者是一位每天过着闲云野鹤生活的民宿女主人:盘一个高高的发髻,每天早上画一个淡妆,穿着仙风道骨的民族风服饰,坐在院子里弹古琴,“必须弹古琴才像样,弹古筝别人都觉得你俗,还要在旁边点上香,再泡一壶普洱茶。”

经营一家民宿远比大家想象中的艰难许多,刚辞职时顾少强和很多文艺青年一样,打算在云南大理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民宿。这个愿望在她心底埋藏了十年之久,刚工作的时候她还曾经多次和朋友计划过在河南开一家国际青年旅舍,甚至还去各个地方选过址,但最终因为各种原因作罢。

然而现实很快浇了顾少强一盆冷水,还没等她从郑州来到云南,就听闻云南有不少无良房东,会在签订合同、民宿开业之后突然涨价或是撕毁合同。再加上2015年时当地政府治理洱海生态,很多周边民宿都因此关停,去云南开民宿的想法突然变得充满风险又遥遥无期。

当时顾少强正好短暂停留在成都附近的街子古镇,这座位于青城山脚下的小镇满足了她对于未来生活的一切想象:依山傍水,历史悠久,民风淳朴。加之街子古镇并不是热门旅游景点,房租和物价都相对便宜,对于当时只有11000元存款的顾少强来说,这是一个相对完美的选择。

和充满浪漫色彩的想象不同,一位民宿女主人的日常生活忙碌而又充满挑战。顾少强这些年已经数不清自己换过多少套床单被罩,每次回到郑州家里,她都主动揽下这个活儿,“因为我特别有经验,铺得又快又好。”

每到夏天,冷清了半年的民宿会迎来旺季,但街子古镇总会出现供电不足的情况。三年前第一次遭遇意外停电时,顾少强刚哄女儿睡着,一下子陷入黑暗之中时,她想着一整个客栈的客人突然慌了神。冷静下来之后,她先是让员工给每个房间送去足够的矿泉水,保证基本的生活用水(由于客栈使用井水,没有电的情况下无法供水);安抚好客人的情绪之后,她又手写了几十张免费住宿卡,一张一张地送到客人的房间,希望能够补偿他们的损失。

顾少强现在回忆起辞职前做老师的时光,只觉得那时的自己像是生活在象牙塔里,一直到35岁辞职之后才发现世界上原来有这么多挑战和困难。比起委屈和抱怨,顾少强觉得这些“危机时刻”让她感到无比兴奋,比起“睡觉睡到自然醒”的躺平生活,她觉得自己是一个“不折腾就会死的人”。开客栈、学画画、练瑜伽、做酒吧驻唱歌手、搭车去大理,甚至是家里修马桶、修晾衣架这样的日常工作也被她包揽了下来。

尽管现在在郑州家里陪伴母亲,顾少强每天的行程仍然排得很满:早上五点半起床,看书、做瑜伽、准备早餐,吃过早饭后去学习古琴,下午处理工作,晚上再花一些时间陪伴女儿,十点半的时候准时入睡。

“就像你跟我约(采访时间),我都会非常清晰地知道我哪天的哪个阶段是有空的,甚至有时候会跟别人精确到10分钟(以内),因为10分钟之后我就排了别的事情了。”

顾少强曾有过一次让网友十分幻灭的决定:从街子古镇搬到四川省会成都定居。

谈到这个决定,顾少强很坦然地表示,这既是为了自己能够继续从事心理咨询工作,更是为了给女儿提供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女儿三岁之前,顾少强几乎全天陪在她身边,平时在古镇里看山看水、接触大自然,有时间了就带她去全国各地走走看看,打开眼界。

顾少强一度觉得这种悠闲的生活很完美,直到有一次意外带女儿去到绵阳的朋友家做客,她才发现一个孩子的成长需要的不仅是亲近自然,还需要大量的人际交往和更多的新资讯,“我们古镇连电影院都没有,大的超市也没有。我记得我女儿有一次去城里面,我们去了一个肯德基,我闺女的眼珠都滴溜溜地转,反应不过来了。”

顾少强当即决定搬家,留下丈夫于夫在古镇继续经营民宿,她先是和女儿孤身搬到了“和郑州很像”的绵阳,几个月后又迁去了成都。搬家结束后,顾少强很快又意识到,3岁正是一个孩子学习语言的最佳时期,在芭蕾舞、珠心算、画画之外,她开始考虑给女儿再报一个英语补习班。

有了这个想法以后,顾少强几乎走遍了成都所有英语培训机构进行考察。一番比较之下,一年三万的价格劝退了她,“我在回来的路上忽然想,为什么不能自己教她。我本来准备明年考一个心理学研究生,现在想先不考研究生了,先去考个托福或者雅思好了。”

尽管脱离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金钱与物质的诱惑却从未远离过顾少强。刚走红时,有不少商业推广和工作机会找上她:有网游出100万请她做代言人,只需要拿着一个写着“世界那么大,顾老师你在哪?”的牌子在广州小蛮腰下面拍一张照片就行;

有人提出资助她环球旅行,只要她没钱了,立刻可以给她的账户里打进足够的经费;

有人给她提供了一份旅游节目外景主持人的机会,尽管她是那个节目的忠实粉丝,顾少强还是选择了拒绝,“我不喜欢他们连个简单的面试都没有,也没有看到我的能力,就因为那10个字,因为网络效应,因为我 “被网红”了而找到我,给到我这样一份工作。”

现在回想起来,尽管错过了这些赚钱的机遇,顾少强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值得后悔的。她并不是一个欲求很高的人,民宿的收入不能让她暴富,但也能让她继续过着安稳舒适的生活。

至于旅行,尽管媒体总是在报道中提到她想要“环游世界”,但这从来不是她的梦想,“我只是想要力所能及地多去走一走、看一看,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站出来说,这个世界我都看完了。你去过成都,你不一定去过街子;你去过街子,你不一定去过凤栖山;你去过凤栖山,你不一定去过笔架山,你不一定走过那个小路,去和山上的农民喝一杯茶。我的欲望很低,一个馒头也能果腹,喝口凉水也可以解渴。我能用我的本领去挣钱,支撑着自己力所能及往前走。”

顾少强的走红像是一个开关,打开了都市年轻人对于自由、躺平与低欲望生活的向往。这些年来,不断有人效仿她裸辞,离开大城市、去小城镇生活仿佛成了一种生活潮流。然而表面上看起来无忧无虑的低欲望生活,背后却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不适、难受,甚至是危险。前段时间豆瓣一篇名为“我为什么选择山村低欲望生活”的日记就引起了很多人对于这种生活模式的讨论与争议。

在这篇关于低欲望的豆瓣日记发布之后,就有网友提出了异议。一位名叫X316的网友结合自己的经历,揭开了自己“乡村生活”中的不自由甚至是让都市人尴尬的地方。

作为一名健身教练,这样的工作也是让她平时工作有不少压力,但决心要去过上那种和城市针锋相对的乡村生活,她在采访中表示自己也是突然心血来潮做出了这个决定,前往贵州黔东南进行乡村生活,一路上的旅居生活,让她的感触和上面低欲望生活的体验完全相反。

她前后在西南省份的乡村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观察,一些回到农村想开民宿的人,都是抱着非常良好的愿望到当地,但没想到遇到的问题,可能比在城市里遇到的问题还要多。

从寻找房子、装修、维修、招聘员工再到揽客,在资源分布不均的中西部乡村里将大城市里的商业精神和契约精神带到这里,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当地人习惯了不紧不慢的生活节奏,干活也并非看重质量,一些村庄更看重传统的人情社会,沟通起来非常的耗费精力。

而这个过程中,想通过这种表面上的风景秀丽,远离人烟的“桃园”式乡野生活来掩盖低欲望生活不为人知的一面,其实非常不容易,依然要进行如同城市中公司的精细化管理,但往往遇到的是前现代社会的人情世故。

在日记中,她还讲了自己在一处茶园工作时遭遇到的种种困难。

刚开始X316认为山里的茶园是个很好的商机,无污染的环境以及可以帮助当地摆脱贫困的事实让博主觉得这应该不是件太难的事情。但是事情并没有她想象那么顺利。

“乡下的快递,发出去5个会搞丢3个,约12点来取件,12点都不会有人影,问快递小哥什么时候来拿快递,得到的回复是:‘等我有空吧’”

要在网上卖茶,还免不了受到来自当地茶商们的骚扰,因为博主的生意对他们产生了威胁,小县城和乡村里的小环境,滋生出一种强大的影响力,将她看成外来人不说,还差点在茶山上被性侵,博主说自己在晚上也收到了电话骚扰,半夜也有人来敲门。

低欲望生活在网络上呈现出的美好,在日常生活里,体现出的可能就是不舒适,甚至是一种巨大的落差感。

X316说自己没有多少积蓄,为了省钱在当地的茶叶店租了一个隔间,没有洗澡的地方,需要洗澡就去隔壁的健身房,买了一个简易的万能锅,但洗菜切菜都非常麻烦,停水要去周边的村里打水,这对一个女生来讲也是一件难事。

城市和乡村的落差感也体现在这几平米的空间里,她在城市中的生活习惯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由于我之前的小布尔乔亚习惯,那张简陋的床上铺了我从城里带来的真丝床单和蚕丝被,还买了个粉色的帘子把床和过道隔开,变成一个奇怪的房间。”

扎堆开民宿的风潮过去以后,FIRE(the Financial Independence, Retire Early movement,意为“财务独立,提早退休”)成为了新一代都市人“归园田居”的选择。积累房产,用租金支撑生活是FIRE一族最为常见的“退休”途径。在豆瓣FIRE小组里,不乏有大量坐拥四五套房产的人,每月的租金收入都能稳定在二到五万之间。

但也并非所有人的提前退休计划都能按部就班地进行,很多人的生活都在FIRE之后呈现出令人担忧的状态,Sango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学历一般的她靠着白天政府部门的工作和晚上摆地摊,攒下了两套房产和两家店面。

一年前的某天,她突然觉得自己太累了,不顾领导挽留提了辞职,但就在今年,本来平静的“退休生活”被变故所搅乱。她突然感到身体不适,两个月后在医院里查出了罕见病,四处求医的花费很快让资金见底,而临时再找工作也不算容易。Sango现在只能考虑与租户解约,然后售卖房产。

低欲望生活看似远离世俗的烦恼,但很多时候也免不了要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问题发愁。当年选择“不买房,买梦想”的顾少强如今仍然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女儿已经快到需要上学的年纪,她不得不面对孩子户口上在哪里、日后在哪里上学的问题。

“没有人能生活得像仙人一样,必须面对现实,每个人都免不了‘眼前的苟且’。”或许顾少强的这句话就是对低欲望生活最好的注解。

 

广告
责任编辑: 4146DHX

责任编辑: 4146DHX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