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中国第一代养成系男团解散八年后_TOM时尚
首页 > 时尚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中国第一代养成系男团解散八年后

ELLE MEN睿士中文网    2021-08-19 09:52

不管是主打养成系的TFBOYS、SNH48还是通过101系选秀出道的Nine Percent、火箭少女,偶像团体在国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如果时间倒回到2010年,未成年偶像和养成系男团在娱乐圈都是稀有的存在。而在TFBOYS爆红之前,曾有一个名为RTA(Road to Asia,下文简称“RTA”)的男团,开启了国内培养养成系偶像的风潮。

前几天,前RTA组合的几位成员在微博上宣布,解散八年后,他们决定再次聚首,在成团11年的这天,发布一首新单曲《少年的夏天》。我们采访了前RTA组合的两位成员徐浩、朱元冰和几位粉丝,听他们讲述了从成团到现在十一年的故事。

“这一切太突然了。”

回想起自己的成名经历,徐浩总是重复这句话。就像许多一夜成名的故事一样,徐浩的明星之路也始于偶然:2010年的夏天,他的艺术生朋友劝他去报名《Road to Asia》,一档于湖南卫视《天天向上》节目组发起的中日国际选秀节目,结果他收到了面试通知,同去的朋友却落选了。

一切都像龙卷风一样迅速发生。徐浩来到北京、参加比赛,只准备了一首在班级才艺表演时唱过的《As long as you love me》就从初赛杀到了决赛。决赛在湖南卫视王牌节目《天天向上》播出,或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又或者是凭着初赛面试时没有舞蹈基础也敢跑到第一排和众多舞蹈选手pk的勇气,徐浩成了RTA成团时被宣布入选的第一个人。

懵懵懂懂间就一夜成名的故事同样发生在朱元冰身上,15岁的他在看《天天向上》时无意间得知了比赛的选拔信息,便给报名邮箱发了一封邮件。本以为不会有任何回音,没想到很快就收到了海选邀请。站在决赛舞台上,看着录影棚里坐着的观众,朱元冰还是觉得很震撼、很奇妙,不敢相信“电视机里面那些画面在眼前出现了”。

“初三的时候每个周末都要去上化学补习课,(我)就感觉有一个礼拜六不用去老师家里面补课,可以去一个地方比赛,(但是)也没想着会怎么样。”

总而言之,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他们成为了这场比赛的优胜者。在2010年的夏天,他们和其他九位选手一起选入了RTA(Road to Asia)男团,其中徐浩、朱元冰、左溢、刘俊麟四人组成了少年组,后来也被大家称作中国的初代养成系男团。由于青年组后来活动不多,大家在提到RTA男团时,大多指少年组的四位成员。

“我觉得这一切对我来说太突然,太快了。《天天向上》是我高中时每周都会看的节目,没想到自己因为一个突然的机会也能上,当时觉得一切都很懵,连高兴都来不及。”徐浩现在回忆起比赛时的经历,仍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种“懵懵”的状态一直伴随着徐浩最初成名的日子。比赛结束后,他暂时离开学校,和团队一起到日本训练:舞蹈、声乐、拍照、偶像礼仪,这个行业里的一切对于这四个少年来说都是全新的、刺激的、充满挑战的。

在日本培训期间,四位成员曾经一起去看过一次杰尼斯的演唱会。朱元冰看着在台上唱跳的前辈艺人,心里想着:“哇,以后我们也会在台上,穿着那样的衣服,做那样的表演,开那样的演唱会。”

这是他们第一次对即将进入的娱乐圈、对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的生活,有一个具体的想象。

RTA的四位成员真的感受到自己有粉丝了是在2011年录制《少年进化论》期间。刚开始录制的时候,徐浩记得棚外一个粉丝也没有,只有一些工作人员在吃饭;录制进行到第5、6期,就开始有粉丝在外面等着他们收工;等到第9、10期的时候,棚外就已经挤满了粉丝。

“我们出棚的时候都是凌晨,外面还是有很多粉丝等着,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有人喜欢你、关注你,有越来越多的粉丝在支持你。”

朱元冰第一次见到粉丝在外举着手幅和海报支持RTA的时候,第一反应以为这些人是节目组请的托,“后来我了解到是真的粉丝,希望我们签名、和我们合影,就会觉得很奇妙。我觉得我也没做什么,安排我唱就唱,安排我跳就跳,安排我演就演,然后就有粉丝了,其实挺意外的。”

朱元冰直到今天也还能记得许多与粉丝有关的小事:签售会有粉丝一次性买了100张专辑,装在箱子里让他们签名;红起来以后有时下飞机会直接从停机坪上车离开,每每这时候他就会对粉丝感到非常抱歉;第一次去上海正大广场做活动的时候,他看到商场每层楼的围栏旁都站满了粉丝和围观的路人,“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场面,比《天天向上》的录影棚能容纳的人要多10倍吧。”

成名的体验对于十几岁的少年来说是新奇的,被问到节目录制时印象最深刻的细节,朱元冰突然兴奋起来,激动地向我们描述自己曾在《少年进化论》里和科比打篮球,“我还盖过他一次帽,他最后给了我们签名的衣服裤子,就觉得太奇妙了,可以这么近距离地和自己的偶像接触,跟他一起打球、玩闹。”

但这种新奇很快被疲惫盖过去了。对于还在上学的四位RTA成员来说,录制《少年进化论》的过程极为辛苦:每周五放学后,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长沙,连夜开始做妆发、准备录制。整个周末他们都不会有回酒店的休息时间,录制间隙,工作人员会在现场支一张小床或是躺椅,四个人轮流去睡觉,每人每次大概能分到15分钟。有的时候实在困到睁不开眼,会一直睡到开机前一分钟,等听到“321 action”再睁开眼,看着提词器提问、说台词,“并不是不去记台词,因为熬两个通宵太累了,但我们又不能耽误学业,这是唯一一个可以两全的办法。”

录制时间一直会持续到周日下午四点,等四个人到机场候机的时候,当周的节目已经剪辑完成、开始播出。

“(节目)播出的时候基本上我们都在机场的候机室,看着屏幕上播我们刚拍完的东西,倒不会觉得尴尬,只会感叹‘我们当时还说了这些啊’,因为(太困了)都迷迷糊糊记不太清楚了。”

“养成系”曾是印在RTA男团身上最大的标签。彼时国内还没有TFBOYS,人们对于选秀的印象仍然停留在《超级女声》、《快乐男声》这样的音乐类节目上,RTA这样主打日式养成系的男团是很新鲜的事。

新形式一方面为RTA吸引了大量粉丝,另一方面也让成员们难以定义自己的身份,不知道未来应该往何处发展。在当时,偶像市场里还没有“爱豆(idol)”这个概念,但RTA和传统意义上拍电影、电视剧的童星又完全不同,因此朱元冰在成团出道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对自己的具体身份感到迷茫。

“那时候节目组或者是编导导演,他们安排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我们其实有一段时间,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们)只知道自己在录歌、发唱片,在做唱跳,在做偶像,那时候没有爱豆这个词,只有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但其实具体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

家长们同样因为几个孩子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而感到迷茫,在当时的娱乐圈,少有童星会因为从事演艺工作而放弃学业。朱元冰回忆,“可能现在有一些人会放弃念书,但在我15岁的时候,为了当艺人、偶像而放弃学业、放弃高考,这是一个匪夷所思且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兼顾节目录制和学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徐浩现在还能清楚记得,在《少年进化论》前期录制期间自己曾有一次痛哭的经历。由于那段时间总是昼夜颠倒地通宵拍摄,当时四位少年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父母。节目组看出来几位成员都有一些想家的情绪,便在录制的时候把他们的父母请了过来,“我们一边大哭一边向父母抱怨各种辛苦和不满,摄像机就在旁边拍着,节目播出时也直接播了出来,当时我们就在拍着这样一个真实又好玩儿的节目。”

朱元冰和父母在这方面的矛盾则会更加激烈一些,有一次来节目录制现场探班时,朱元冰的父母看到孩子如此辛苦地拍摄,一度想要当场把他带走。后来在剧组的沟通和朱元冰的解释之下,他们才作罢。

“他们其实一开始陪着我去比赛是抱着去玩的心态,但后来真的要成团,他们也会有自己的担心,觉得很辛苦或者会耽误掉学业,因为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这个年龄段的人做唱跳偶像团体。”

和101系选秀节目选拔出的男团、女团不同,RTA从一开始就没有明确的分工,选拔时也并没有考虑到团体的配置。比起偶像团体,他们更像是四株野蛮生长的植物,突然被移栽到了同一片花园里。在许多粉丝的回忆中,RTA少年组的四位成员每个人都个性、特色鲜明:徐浩偏爱音乐、刘俊麟专注民谣、朱元冰喜欢演戏、左溢在学习上花的心思多一些。

也正因此,解散像是一个四个人心照不宣的决定。合约到期前五个月,RTA的成员就已经各自想好了不再续约。徐浩回忆,RTA最后一次集体活动结束的时候,四个人互相询问彼此是否要续约,当时大家就达成了共识。2013年12月4日,等到合约真正到期那天,刘俊麟和徐浩各自发布了一条微博,向粉丝宣布了组合解散的决定。

“我们解散这个事情不是突然的,所以那天的心情还是比较平静的,也不是像想象中那样很难过。”

在四位成员心里,解散从来不意味着组合的结束。这次录制新歌《少年的夏天》也是因为左溢决定要搬来北京,徐浩和朱元冰和他聚餐时,突然想到分别这么多年,大家都有了更多的经历与资源,是一个不错的时机一起发布一首新歌。

对于四位成员来说,解散更多是考虑到未来的发展;但对于支持他们的粉丝,这个消息像是晴天霹雳。一位名叫木木的粉丝回忆,自己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躺在床上发烧,“当时不太知道解散的概念,以为就像一个班毕业了,还是会有机会一起出现的。没想到这个同台(的机会)一等就是五年,从解散到现在,我中间哭过太多太多次了。”

组合的解散或许只是一瞬间的决定,但RTA四位成员人气的下跌确实是从那一刻开始的。尽管从未享受过全民追捧的爆红,但解散前的RTA组合,尤其是少年组的几位成员,在国内仍然属于前途光明的人气偶像。

作为国内初代养成系男团,RTA在发展过程中给过国内许多同样类型的男团经验。时代峰峻的老板李飞曾在被人问到“为什么TF家族只培养男孩,从来不招女孩”时回答说“怎么不去问RTA这个问题”;而TFBOYS成员王俊凯、王源在成名以前,也曾在微博上发过自己和刘俊麟的合照。

2012年,湖南卫视曾经推出过一档名为《向上吧!少年》的选秀节目,徐浩和朱元冰作为主持人参加了这档节目。徐浩用“神奇”来形容《向上吧!少年》,因为它当时虽然未能成为现象级的节目,但参赛的选手中却有很多成为了现在娱乐圈“青少年偶像的中流砥柱”:蔡徐坤、易烊千玺、刘雨昕、鞠婧祎等等。

毫不夸张地说,当年RTA的大部分粉丝都对他们的未来抱着无限的憧憬,希望他们可以成为内娱新一代巨星。然而组合解散以后,RTA四位成员人气的下跌几乎是断崖式的,再加上四个人都纷纷参加高考、去到大学里读书,有几年他们在娱乐圈几乎呈现出销声匿迹的状态。

“会感到遗憾或是可惜吗?”在组合解散后的几年里,RTA被问到过太多次这样的问题。

许多粉丝也对他们感到意难平,木木提到,不管是徐浩的《我的小尾巴》还是朱元冰的《端脑》、《从前有座灵剑山》,都是很出圈的作品,“但是之后就没有后续的宣传和计划里,导致现在别人看到他们都觉得很眼熟,但是不知道是谁。”在粉丝们看来,RTA缺少的并非是实力,而是没有赶上微博、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大火的时代,“如果晚两年,只需要晚两年,他们一定能大火。”

比起遗憾,朱元冰对于组合曾经可能会有的未来,表现出的更多是可惜与好奇。

“EXO比我们晚一年,TFBOYS他们也是。TFBOYS他们其实跟我们的形式很像,也有一直po他们的生活记录,平时(的节目)会做一些互相的小游戏、采访,有点像现在的VLOG,我们最早也是这样一个形式在一直做。(看到这些的)就想到,严格说起来(他们)都是我们的后辈,但他们就是持续地一直在做这样一件事情。我们是分开了一段时间,但是如果说我们当时要是没有分开,还是一直一起在做这么一件事情的话,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未来?”

2018年时,韩国101系选秀模式进入中国,《偶像练习生》节目组也有找到过徐浩和朱元冰,希望他们可以作为选手参加。思虑再三之后,二人都觉得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重新参加选秀已经不再是一个好的选择。在徐浩看来,如果把自己的艺人生涯比作是一个游戏,那么出道是游戏的第一关,“我觉得这一关已经过了,完成得也还可以。所以我就一直在想,成为下一阶段更优秀的艺人该做什么事情。”

15、16岁进入娱乐圈时,RTA的四位成员对于这个花花世界都有过许多想象:想要站在华丽的舞台上演出,想要一直录制《少年进化论》、采访到更多的明星大咖,想要和粉丝共同陪伴、成长。然而当他们离开RTA的这个小小乌托邦,才发现成为一名艺人,远比他们想象得要难很多。

徐浩告诉我们:“我之前想做一个比较纯粹的歌手,但目前来说很难。赚钱养梦,音乐不死。只唱歌,公司、团队和自己都赚不到钱,所以会开始参加综艺录制,上表演课学习怎么拍戏,尽可能拓宽自己在这个行业里的可能性,等到哪天自己的音乐作品被认可了,可能再慢慢回到歌手身份。现在的规划就是把音乐坚持做下去,综艺、影视以及其他部分,会跟着公司和团队的安排,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

而朱元冰未来的主要领域还是在演戏,今年底到明年暑期陆续会有三部主演的网剧播出,也会在音乐领域进行拓展,发歌,上音乐节来发挥自己的爱好。

 

广告
责任编辑: 4150ZYN

责任编辑: 4150ZYN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