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九亿少女”抛弃高跟鞋

ELLE MEN睿士中文网    2021-09-13 10:15

高跟鞋过气了。

如果你也在每平方米站5个人的早晚高峰地铁时留心观察过,应该不难和我们得出相似的结论。放眼望去,女人们的脚上有小白鞋、马丁靴、丑拖鞋、乐福鞋、运动鞋——但几乎看不到高跟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高跟鞋渐渐退出了都市丽人们的鞋柜,被那些她们曾经嗤之以鼻的“丑鞋子”们所取代,“不穿高跟鞋的女人没有未来”这句曾经被不少女人们奉为圣经的信条,如今也成了旧时代的落后思想,很少再被提及。

但是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为什么一夜之间高跟鞋不再受到欢迎?

毫不夸张地说,高跟鞋曾经绝对统治了女性审美,也是女性魅力的绝对代表。

1998年6月,《欲望都市》美国首播,为接下来新世纪的前十年带来了一股高跟鞋热潮。

剧中爱鞋成痴的女主角Carrie家里堆满了上百双名牌高跟鞋,去哪儿都健步如飞地踩着10cm的恨天高。

编剧也为Carrie设计了超多爱鞋的桥段:被劫匪抢劫时,她恳求劫匪放过她的鞋;Mr.Big向她求婚时,直接用一双Manolo Blahnik蓝色缎面钻扣鞋来代替钻戒。

Carrie把高跟鞋比作爱人,还为此爆出过不少金句,比如“$40,000 on shoes alone, but had nowhere to live.(光买鞋就花了4万美金,但却无家可归。)”,还有最知名的那句,“站在高跟鞋上,我可以看到全世界。爱情会逝去,但鞋子永远都在。”

许多女生在小时候都偷穿过妈妈的高跟鞋,但是她们对高跟鞋第一次产生强烈的欲望与幻想,却往往来自于热门影视文学作品的塑造,中国的少女们也不例外。

无论是古早童话里只有辛德瑞拉才能穿上的小巧水晶鞋,还是《小时代》里“足以购买任何女人灵魂”的水晶镂空 Jimmy Choo;

无论是《流星花园》里,藤堂静学姐送给杉菜银色Manolo Blahnik时说的那句,“每个女孩都需要一双好鞋,因为它会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还是捧着闪闪发光10cm Jimmy Choo的千颂伊;

一切似乎都在暗示着穿上高跟鞋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只要穿上高跟鞋,人生的任何难题都能轻松解决。

中国女性对于高跟鞋的热爱由来已早。

上世纪80年代,时尚青年们开始开始追求西方生活方式,穿喇叭裤和高跟鞋,尤其是一些具有反叛精神的女孩们,把保守观念丢在一边,大胆穿上具有强烈性魅力的高跟鞋。

在90年代到21世纪的前十年,在中国流行的高跟鞋款式经历了船鞋、粗跟鞋、扁跟鞋、坡跟鞋的变化,最后还是经典款细跟鞋稳住了顶流的地位。

中国女性对于高跟鞋的热爱,甚至带动了中国最早一批女鞋品牌的起飞。

百丽BELLE、达芙妮、千百度、TATA……如果当时女人的鞋柜里没有一双商场一楼女鞋品牌的高跟鞋,那么她就真的是时尚的弃儿了。

这种对于高跟鞋的偏爱我们也可以从时尚街拍中找到痕迹。

2012年,在国内时尚宇宙中心的上海,我们可以在街头看到不少身着各式高跟鞋的女性;

但是在2021年,街头女性的主流时尚画风完全改变了,女人们变得更爱平底鞋和休闲鞋,你要非常仔细观察,才会偶尔看到一两位仍在穿高跟鞋的女性。

女人们对高跟鞋的幻想往往在她们成年后第一次踩上恨天高时破灭。

无论是拍毕业照、求职还是参加重要晚会,每一个看上去优雅自如的女生,可能背地里都有一双被高跟鞋磨到起泡的双脚,每走一步都不禁产生一种自己是用鱼尾换取双腿、行走在刀刃上的感觉。

时代在进步,偶像剧女主们也终于敢表现出“高跟鞋真的很难穿”这个事实。

在韩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里,忙于工作的女主角尹珍雅(孙艺珍饰)常常要往返于公司旗下的各家咖啡门店,陪伴她的是一双走路轻便的运动鞋——只有当突然接到次长电话要聚餐时,她才叹口气,从包里匆匆拿出一双黑色高跟鞋换上。

这样的场景并非只是高于生活的艺术化描写,博主@喵娘叫做徐小喵 在微博中提到,“有一次坐地铁,看到一位非常漂亮的OL冲进车厢,找好了位置坐定,然后就立马从包里掏出了一双板鞋换掉了原来的高跟鞋,又迅速把高跟鞋塞回包里,连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下来。”

一位读者也回复她,分享了自己的通勤技巧,“我在公司附近月租丰巢快递柜,交替放运动鞋和高跟鞋,上班换上下班脱”。

女人们抛弃高跟鞋最显而易见的原因当然是,“太不舒服了”。无论是泣血的脚趾,还是疼到让人灵魂出窍的脚后跟,都在无情控诉着高跟鞋反人类的设计。

曾经被称为高跟鞋狂魔的贝嫂,除了跳芭蕾以外的时间都要高跟鞋加身——哪怕手边还抱着孩子,这些高跟鞋的高度有时甚至接近垂直。她说,“我不敢尝试不穿高跟鞋的日子。”

然而2011年的时候,贝嫂就因严重的拇指外翻,被医生要求不再穿着高跟鞋,2013年她还进行了拇指外翻的矫正手术,几年后,贝嫂终于彻底放弃了高跟鞋的执念,在品牌大秀谢幕时也以简单的平底鞋亮相。

秀场上的专业模特们,也并不总能很好地驾驭高跟鞋。在网上流传着不少T台模特翻车的视频,一个个步履曼妙的模特因为穿着高跟鞋,而在秀场上左右摇摆,甚至摔倒。

因此,高跟鞋被称作“美丽的刑具”并非空穴来风,长期穿着高跟鞋会引发“高跟鞋综合症”,受苦的不只是双脚——可能会变成扁平足,还可能会产生腰肌劳损,加大盆骨震荡,最终导致尿失禁。

不过高跟鞋难穿,是早已存在的事实,为什么到了今天女人们才真正下定决心抛弃高跟鞋?

在知乎的提问“为什么现在穿高跟鞋的人越来越少了?”下,获得高赞的一个回答只有三个字,“因为累。”

或许高跟鞋的发明者们料想不到,有一天中国的职业女性们会被卷入996的时代浪潮,以共享单车和早高峰无处落脚的地铁开启全新的一天。

和都市电视剧里那些不接地气的职业女性们相比,现实生活中真正需要干活的女人们都不愿意在本已经足够疲惫的生活中,再附加一双疼痛的双脚。

更何况,高跟鞋走起路来“嗒嗒嗒”的鞋跟声,并不会让同事觉得你很酷——大多数时间,只会在安静的办公区显得刺耳。

穿高跟鞋,如今成为了中产以及富人们的乐趣,总之,不属于打工人。

好消息是,这两年休闲风和运动风越来越流行,即便用匡威帆布鞋或者阿迪小白鞋来搭配裙子,看上去也不会显得奇怪。

无论是设计越来越丰富的各式平底鞋(乐福鞋、穆勒鞋、芭蕾舞鞋),还是风头很大的丑凉鞋、老爹鞋、马丁靴,女人们对于鞋子的选择无疑更多了。

越来越多明星在重要场合也开始穿运动鞋,比如穿运动鞋走上 Met Gala 红毯的Serena Williams。

而再看看时尚博主们的街拍,无论是国际IT girls如Gigi、Bella Hadid 和Hailey Bieber,还是小红书的精致女孩们,都换上了Lululemon的瑜伽裤和休闲鞋,怎么舒服怎么来。

这两年不少运动鞋品牌都号称上脚拥有无敌踩屎感——一旦体验过踩屎感之后,看看满柜闲置的高跟鞋,只想感叹,“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另外,从这两年大火出圈的半藏森林和“纯欲风”,我们也可以一窥当代人的审美取向——要欲,但不要欲得赤裸裸,而是要欲说还休,所以半藏森林穿的是AJ,而不是更为性感的高跟鞋。

根据 NPD Retail Tracking Service 的数据,2017年美国高跟鞋销量比 2016 年下降了 11%;而时尚搜索平台 Lyst 也统计过2018 年第四季度搜索量最高的时尚单品,其中运动鞋在前十名中占据四席。

受高跟鞋过气的大势所趋,不少时尚品牌们也都纷纷作出了妥协。

2014年,Chanel 2014春夏的高定大秀就做出了大胆的尝试,让穿着Chanel经典粗花呢单品的模特们脚蹬定制运动鞋,每双制作耗时30个小时,估计花费3000欧元。

自从Chanel开始,越来越多时尚品牌让秀场上的模特们穿上平底鞋或休闲鞋,而这种时尚潮流也自上而下地反映到了时尚品牌推出的单品中。

为了讨好越来越不喜欢穿高跟鞋的女性客户们,即便是Jimmy Choo也得做出改变。

巴黎春天百货公司的时尚配饰和鞋类部门商品经理 Stephanie Clairet 曾对《华丽志》表示,“诸如Sergio Rossi、Jimmy Choo 和 Stuart Weitzman 等(以高跟鞋著称的)品牌的鞋履销量在2020年有所下降,他们不得不适应市场需求开发运动鞋和低跟鞋。

而反观国内,女鞋的市场也变了天。曾经垄断中国女性衣柜的高跟鞋品牌们也随着女人们对高跟鞋热情的退潮而风光不再,关店的关店,清仓的清仓。

现在的女孩们,爱的是飞跃的小白鞋,或是Uma Wang的芭蕾舞鞋,而不再是这些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高跟鞋了。

不过高跟鞋真的要被时尚行业彻底抛弃吗?

或许也不用如此悲观,根据咨询公司NPD的数据,2015 年,粗方跟的高跟鞋在全球销量上升了 13%。比起细高跟,女人们更爱这种带一点复古感的款式,既能增加身高,穿着感又比细高跟舒适得多。

此外,小猫跟也是这两年受到复古辣妹们喜爱的热门款。

另一方面,根据“时尚是个轮回”的终极定理,不存在彻底过气这一回事——当某种风格或者某一件单品变得小众后,过几年它就会卷土重来。

虽然女人们敢于表达“不爱高跟鞋”这件事,但能不能不穿高跟鞋,在一些时候并不能由她们做主。

2016年,一位名为Nicola Thorpe的女员工因没穿高跟鞋而被伦敦的普华永道开除,她因此发起了一份请愿,要求英国政府将“公司要求女员工上班期间穿高跟鞋”的要求定为违法,这项请愿获得了超过15万人签名,尽管普华永道之后修改了相关规定,但是英国政府却迟迟没有改变相关法律。

戛纳电影节也曾因规定出席女性必须穿高跟鞋的规定而遭到反抗。2015年,有女性因穿着平底鞋而被拒绝参加红地毯电影放映,之后不少女演员们故意在戛纳红毯上脱下高跟鞋,来表达对于戛纳电影节的嘲讽。

2019年6月,日本也曾掀起过一场名为 #KuToo 的运动,发起人石川优美是一位演员和自由撰稿人,她想借此运动为日本女性们争取不在职场上穿高跟鞋的自由,要求取缔相关的企业规定。

在她看来,强制女人们穿高跟鞋是一种职场上的性别歧视。然而这封拥有近两万名女性签名的请愿书却被驳回,日本厚生劳动大臣根本匠也回应称,“社会普遍认为,女性在职场上穿高跟鞋是必要且适当的,不会禁止企业在这方面的服装规定。”

不过,也有一些成功案例。

2017年,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就曾禁止公司强迫女性穿高跟鞋上班的规定;去年4月,日本航空(JAL)也推出新的制服政策,女性乘务员可以不用穿高跟鞋上班。

2018年,一款普鲁士蓝平底鞋的emoji符号在苹果ios系统上全新亮相,这是由于一年前一位女士的倡议。

38岁的公关Florie Hutchinson发现,在此之前,如果你在iPhone上输入鞋子,emoji会自动弹出一只红色细高跟鞋,而emoji键盘里的女鞋符号也都是高跟鞋,于是她向苹果公司提议新增一款平底鞋的emoji,“去五年我一直在湾区度过,”她说,“如果你走到外面数一数你看到多少高跟鞋,基本上为零。”

相比之下,国内的大厂们少有严格的穿高跟鞋的规定,但是在这样令人疲惫的工作节奏下,女人们自觉将高跟鞋排除在选项之外,似乎听起来也不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

 

责任编辑: ZX4147

责任编辑: ZX4147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