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喜马拉雅山深处,藏着什么好东西?

TOM    2021-11-29 16:13

蜿蜒于青藏高原南部的喜马拉雅山脉,西起克什米尔的南迦帕尔巴特峰,东至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的南迦巴瓦峰,东西跨度达2400多千米。

喜马拉雅山脉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山脉,在全球14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峰中有10座都分布在这里,其中包括海拔8848.86米(2020年)的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拉玛峰。

如果说地球上有一个地方,能让我们领略高原的力量和生命的顽强,那一定是喜马拉雅。古往今来,无数人曾在此探寻。在时光之中,“第三极”的神秘面纱正被缓缓揭起,并与现代社会产生丝丝交融。

喜马拉雅,自然之力

大约6500万年前,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发生陆陆碰撞,学术界将这次剧烈的构造运动称之为“喜马拉雅运动”。此次运动后,新特提斯洋褶皱隆起,古老的新特提斯洋逐渐消失,青藏高原大部分地区基本结束海洋时代,脱海成陆。随后,地处两块板块交界处的喜马拉雅地带在几百万年间又隆起了3000—4000米。

印度板块北上形成了青藏高原和喜马拉雅山脉

并且形成了地理环境与北方高原迥异的南亚次大陆

这一交界地带周边和以北,地质活动都颇为频繁

1500万年前,喜马拉雅山脉已经接近如今的高度。之后印度陆壳沿雅鲁藏布江缝合线向亚洲大陆的南缘俯冲挤压,让喜马拉雅山脉和青藏高原的高度进一步抬升。资料显示,珠穆拉玛峰目前仍以每年1厘米左右的速度长高。

历经漫长岁月,喜马拉雅山脉早已成为了青藏高原和印度河—恒河平原的天然界限,也被视为至高无上的神灵。在抬升构成恢弘地理格局的同时,高耸的群山也逐渐披上了白衣。

毫无疑问,雪是喜马拉雅山脉非凡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藏语中,喜马拉雅的意思就是“雪的故乡”。喜马拉雅山脉地区的气候主要受西南季风和西风影响。夏季来自印度洋相对暖湿的水汽伴随着南亚季风以气团的形式被运送到大陆上空。高空中的气团与来自高原冷气流交融,在混合云中凝结成雪,从天而降。

这些高耸的山脉和巨大的冰川

分隔开,并改变了青藏高原和南亚次大陆

作为世界上除南北极之外最大的冰雪沉积区,喜马拉雅山脉中的很多区域常年积雪,雪花也以不同的形态留存。其中一部分降雪经过压实、融水改造等一系列物理演变过程,逐渐形成了冰川。

冰川和永久积雪绝大部分都在西部地区

喜马拉雅山脉冰川荟萃,是青藏高原诸多山脉中冰川规模最大的一条,孕育有大约1.5万条冰川。冰川的形成通常需要几十年甚至数百年的时间,它们沿山势而分布,随地形而运动,构成了喜马拉雅山区特有的冰舌、冰斗、冰塔林等冰川地貌。

不过,由于测绘难度极大,大量藏匿在雪山中的冰川并不被人们所熟知,很多也仅以数字标识。

冰川消融和退缩后,会在冰川的表面或是前端形成冰湖。这些好似蓝宝石般的冰湖点亮了雪域,有些甚至孕育有生命。除了形成冰湖外,喜马拉雅山区的冰川也是亚洲多条河流的故乡。

含有丰富矿物质的冰川融水和大气降水汇聚成汩,流经印度河、恒河、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河等河流,最终汇入印度洋,为下游十几亿民众提供生活用水,也为需要冰川水资源的行业提供了保障。

但古老的冰川和厚重的积雪并非是喜马拉雅的全部。在这片离天空最近的世界屋脊,也孕育着富有生气的高原生态系统。

肆意原野,自由呼吸

从世界之巅珠穆拉玛峰到低处的平原峡谷,八千多米的超高垂直落差,赋予了喜马拉雅山区立体多样的植被群落结构和独特的生态系统。

为保护这里丰富但脆弱的生态环境,1988年,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获批建立珠穆拉玛峰自然保护区,1994年该保护区被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5年更是入选世界生物圈保护区。

喜马拉雅山脉的北坡呈大陆性高原气候,降水稀少,而南坡则具有海洋性季风特征,降水相对充沛。这也导致了两侧生物种类分布有所差异。

相对于北坡,南坡的物种多样性更加丰富。从低山地热带雨林带、山地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带到高山寒冻草甸垫状植被带和高山寒冻冰碛地衣带,这里几乎包含了赤道到北极的所有典型植被带类型。

毕竟南坡的海拔落差远比北坡要大

南坡的降雨量也远比北坡要多

南边的生态环境类别就比北边丰富得多

而面积范围更大的泛喜马拉雅地区,更是有多个地方被认定为全球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泛喜马拉雅地区西起阿富汗的瓦罕走廊,东至横断山脉东缘,包括兴都库什山脉东北部、喀喇昆仑山、喜马拉雅山脉等片区,总面积达156.6万平方公里。

兴都库什山、喀喇昆仑山和喜马拉雅山脉一样

都是印度板块向欧亚板块撞击形成的

事实上连成了一个绵延极长的弧形高山地带

据统计,在泛喜马拉雅区域内,生长着两万多种高等植物,占我国高等植物总数的三分之二,植物物种密度也是我国平均物种密度的4倍。

在大自然面前,生灵是渺小的,但也是顽强的。严寒和大风蚕食着生长在这里的高原植物们,但它们仍凭借着顽强的生命力努力生长。不过它们并非硬扛,得益于长期进化中形成的独特外部形态和特殊内部成分,雪域植物们在适应性和抗逆性上各显神通。

为了适应高原的低温、干旱以及常年七至八级的大风,分布于高山地区流石滩上的如垫紫草、高原点地梅等垫状植物,就常常抱团“取暖”以抵御风寒。这类个头低矮的植物往往会以匍匐的姿态包裹于石头上,具有球形或半球形的表面分布能富集周围的水分和养分,为自己的生长提供基本养料。

每年七月至八月,喜马拉雅山区受南亚季风影响,降水较多且气温相对较高,很多高原植物会选择在这时开花传粉孕育下一代。

有“蓝莲花”之称的绿绒蒿属植物往往会用硕大的花瓣包裹住弱小的花蕊,防止对紫外线辐射敏感的花粉失去活性,为下一代在高寒环境中的生长保驾护航。为适应环境,苞叶雪莲、塔黄等高原植物也会将叶子特化形成苞片,将花和果实包裹其中,免受残酷环境的侵害。

另外,很多生长在泛喜马拉雅地区的植物也会身披棉毛来抵御严寒,防止冻伤。菊科风毛菊属的多种雪兔子就具有这样的特征。菊科风毛菊属的雪兔子对高海拔有极强的适应能力,其中鼠麯雪兔子更是创造了高等植物在高山冰雪带分布的极限高度(6400米)。

除了对生长环境的选择和对外部形态特征的优化,高原植物内部的生理特征也对其能适应恶劣环境提供了基本保障。

相关研究证明,泛喜马拉雅地区成长的小花凉粉草、西藏沙棘等植物存在有良好的微环境。这些植物体内含有的黄酮类、酚类化合物等均具有较强的抗缺氧活性,能帮助它们在低压缺氧严寒的逆境中生存。

此外,在泛喜马拉雅地区生长的植物也会与一些细菌进行合作。资料显示,对紫外线辐射有较强抵抗能力的革兰氏阴性菌,能与一些高原植物进行合作,实现细菌与宿主间相互选择并适应的良性协同关系。

这些来自雪域的精灵,能跨越生命的纬度,以新的方式与我们相遇吗?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始于自然,师于自然

虽身居世界屋脊之上,但泛喜马拉雅地区的植物其实距离我们并不遥远。对珍贵高原植物的保护性开发,是对生物遗传资源的传承,也是人与自然的双赢。

作为深受全球消费者喜爱的自然主义品牌,自然堂采用尖端的植物表观遗传学技术,从800多种生长于泛喜马拉雅地区的植物中筛选出有自然抗逆活性成分的喜马拉雅莳萝,提取其中含有的RNAs小分子核糖核酸与95%植物神经酰胺等抗逆活性成分,推出全新高端保湿系列—“喜雪”系列。

自然堂“喜雪”系列高品质产品汇集喜马拉雅的纯净冰川雪融水,蕴含高原植物精粹,为肌肤提供96小时修护级保湿,让肌肤焕发出如雪般水光强韧的光彩。

 喜马拉雅山深处,藏着什么好东西?

另外,自然堂凝聚伽蓝研发中心推出的“微精华喜雪高保湿雪凝霜”更是曾随极地科考队一同南征,为在寒冷干燥环境条件下作业的队员们提供强韧的肌肤保护屏障。不过,喜马拉雅的资源不仅深居于雪山之中,也隐藏在密林之中。

 喜马拉雅山深处,藏着什么好东西?

泛喜马拉雅地区的西藏林芝,是我国物种最丰富的地区之一。在原始森林中,更是生长着有树龄两千多年的古老云杉王等珍贵植物。今年6月,自然堂在林芝成立喜马拉雅科研中心,是第一所在西藏建设科研中心的美妆企业。自然堂追本溯源,从源头对产品进行科学研究和未来规划,将来自喜马拉雅大自然的美好馈赠给消费者。

 喜马拉雅山深处,藏着什么好东西?

自然堂品牌成立二十年以来一直坚持“美丽,始于自然,师于自然”的理念,在从喜马拉雅中汲取自然精粹的同时,也一直坚持用自己的方式回馈于这片纯净之地。

从发起成立喜马拉雅环保公益基金到建立喜马拉雅公益植物园。自然堂用自己的力量,连接着雪域高原与现代社会。既让喜马拉雅的原住民获得收益,也让都市中的人们乐享自然、美丽生活。

 喜马拉雅山深处,藏着什么好东西?

山河湖海,万物有灵。自然堂以“汇自然之美,存自然之道”的态度,将自然之美和人之美融汇一体。用敬畏的心态和科学的理念留存喜马拉雅最原始、最纯净的美丽。

从初创美妆品牌到国货美妆担当,从“你本来就很美”升级到品牌二十周年的“我本来就很美”,进一步鼓励女性自然自信、悦纳自我,自然堂在时间的脉络中行走,从未停下前进的脚步。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